雅文小说 > 仙侠小说 > 仙业 > 第244章 浊质全文阅读

第244章 浊质

光华甫一放出,便如水银泻地一般,照透了满室。

乔彦急忙抬眼看去,只见一面大约三寸,着放清皎之光的宝镜正虚悬于上空。

镜为八瓣菱花形,背部分内外两区,外区有玉蟾、寒枝、蜂蝶、桂树、碧云交错相间,而内区唯是一座宏辉璀璨的尖顶天宫。

隐隐约约,似还能看得一尊神人图样正盘坐在天宫的至深处,皓齿朱唇,说不出的端丽妩媚。

“等等……这是月轮镜?”

乔彦心头吃了一惊,不禁看向萧修静,讶异道。

昔年胥都天的那位天尊,便有清虚、广寒两面宝鉴傍身,位列仙兵之属,是炼魔护命之物。

在那镜光下面,不知除去了多少妖邪魔怪,在诸天宇宙之中也是享有赫赫威名!

而因鸿光萧氏的先祖,是天尊的首徒,在诸弟子之中,向来最得疼爱。

时至今日,那面广寒仙镜也正是被供奉萧氏的族地深处,乃是鸿光萧氏的万世根基之一!

而这面月轮镜恰是彷广寒仙镜而成,是一件上好的法器。

本为萧修静之父所持有,但因萧修静要进入到流火宏化洞天内,里内少不了要冒险,其父便也特意将此镜交予了萧修静……

……

“在进入流火宏化洞天前,阿父曾给了我两件法宝护身,其一是玄水旗,其二,便是这月轮镜了……”

见乔彦怔然的模样。

萧修静微微一笑,澹声言道:

“在修成了阳毒神雷后,我如今并不缺什么功伐杀敌的手段,且有玄水旗和这座龙角飞宫在,我足以护身,这面月轮镜便交予你使用,留个后手总是好的。”

“这——”

乔彦心下一叹,刚欲婉言推辞,却又被萧修静抬手打断。

“似刘观、司马明业这等宵小,还不被我放在眼中,你便放心将此镜拿去罢。不过,你想对陈珩动手,可是得了密山乔氏的吩咐?”

“三郎……你法眼无差。”

乔彦也不隐瞒,只颔首应是。

虽说他因修道根骨不凡,被萧修静之父看中,接入了鸿光萧氏内。

一应待遇,皆是与萧氏的族人分毫不差。

但无论如何,他终究还是姓乔。

萧氏虽好。

但到底不是久恋之家……

而在乔彦修成炼炁境界后,当初将他弃之如若敝履的亲生父母,便因一场灾劫,在天外宇宙尽数丧了性命。

也不知是飞来横祸,还是那位大术师的推算到底应了验,冥冥中自有天数。

总而言之,在乔彦生父生母身陨后,乔彦回归密山乔氏,便已是去了最大的阻隔,且乔彦也是天资出众,并非凡夫,自然也成了乔氏的拉拢对象。

这就是郎有情,而妾亦有意了。

事到如今。

乔彦只需为密山乔氏办上最后一件事情,献上忠心,便可名正言顺回了密山,成为真正的乔氏族人!

而至于那件表忠心之事,

自然便是襄助乔氏,在这等欺天瞒地的洞天场所,将乔蕤给彻底除去,遂了乔文敦的心头大愿!

不过依乔彦看来。

若是欲除去乔蕤,陈珩实是一道绕不开的关隘,难以越过。

到那时候。

只能那个痛下杀手,送两者一并归西了……

“而今的密山乔氏之中,正是乔鼎和乔氏族主这两脉在相互争斗,我知晓彦兄你早就想重归密山了,那你是欲倒向乔氏族主那一脉?如此看来,陈珩不过是添头,那个乔蕤,才是你的目标?”

而萧修静沉吟半晌,便也将乔彦心思猜得大差不离,道:

“恕我多嘴一句,阿父可曾知晓此事?”

“我怎敢妄自行事,这必是得了世伯的首肯!”

乔彦连连摆手。

“阿父知晓便好,乔鼎那一脉竟不欲掺和进入我等的大事,反而想举家投靠向玉辰派,实是胆小如鼠,若容他上位,将来也是麻烦。”

萧修静微微皱眉:

“不过陈珩——”

“我知晓此人身上是存着杀伐至宝的,连刘观这等洞玄炼师都畏惧的手段,又哪里是我一个紫府三重,可以抗衡的?

但我并不与他正面放对,再且,这洞天之中,想杀他之人可着实不少……”

乔彦伸手向外一指,微微一笑,道: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此正是我的长项所在!

待寻得一个空隙,斩了那乔蕤之后,我便远遁离去,这就是我的主意了!”

萧修静点了点头,也未再多言什么。

乔彦虽然修为不如他,但也是紫府三重的仙道高功,浊质已化,见了本来光明。

只差一线,若再调和了身神之性,便能修成洞玄第一重“龙虎炉鼎”,成为一位名副其实的炼师!

对于乔彦的手段,萧修静自是放心的。

再且。

有月轮镜这件上品法器傍身,以乔彦平素间的谨慎行事,就算杀不得乔蕤,只行自保之事,应也足够了。

“凡事应小心为上。”

他又叮嘱一句,便掐了个法决。

虚悬上空的月轮镜立时一翻,自镜面中射出了道宝光来。

不多时,就有一个生有剪水双童,月貌花容的娇柔女子,从那道宝光中款款走出。

她先是以目瞥向貌若好女的萧修静,唇角微微勾起,点首一笑,态度亲善。

旋即在转向面目丑陋,侏儒身量的乔彦时,嘴里轻轻啧了一声,玉容上又流出一抹不加掩饰的嫌弃之色。

“……”

乔彦心头大恼,却到底城府甚深,并不流出丝毫怒色,视若无睹。

这娇柔女子乃是月轮镜的法器真识。

似这等仙道法器的真识,已然与生人无异,拥有喜怒哀乐种种,各有各的脾性。

而这月轮镜的真识也不知到底是因为何故,对皮囊外相,却是看得极重,十足的喜美厌丑。

也自然。

乔彦的这副尊容。

实难得到月轮镜的什么好脸色……

“就这粗鄙丑汉,只看一面都需以净水来洗三日的眼了,你竟然要我护他?”

月轮镜抱怨一句,颇为不快。

“彦兄与我自幼长大,是我至交友人。”

萧修静从座上起身,拱手一笑。

他显然也是知晓这月轮镜的脾性,又多补了一句,道:

“此事想必也是阿父的意思,还望前辈多多看顾则个。”

月轮镜闻言冷哼一声,不情不愿扬手打出一道素光,然后将腰肢一扭,就愤愤重回了镜中。

乔彦将手一伸,接过那素光,知悉此物乃是月轮镜的驱使法决,细心揣摩一遍,记在脑海中后,这才小心翼翼伸手一招,将月轮镜收入袖囊中藏好。

这时。

他看向面上微微带笑的萧修静,后退几步,行大礼拜倒在地,道:

“三郎的大恩大德,我乔彦纵是粉身碎骨,也难以偿还!将来纵是有幸重回了密山乔氏,我也依旧是三郎麾下的犬马!不敢忘却!”

“何至于此!说这些东西,岂不是坏了兴致?”

萧修静连忙摇头,上前将乔彦扶起。

“三郎宅心仁厚,可要远胜过大郎和二郎了,得道者多助!我大胆一句……这份家业到后来,必是三郎你的掌中之物!”

乔彦忽压低声音,附耳言语了一句。

萧修静闻言眸光剧烈闪了闪,良久无言……

……

而在这洞天中的一众人各怀心思,暗流汹涌之际。

陈珩却对一应外事都不闻不问,只专心调动精炁神三宝,滋养壮大元灵,以期突破到紫府二重。

在这期间。

也自是有人搜寻到了他闭关的这座山岳。

但因散景敛形术的缘故,这些人到底也一无所获,只能怏怏离去。

如此。

又是两年又六月的光阴转瞬过去。

这一日,陈珩忽觉神意运转一顿,如是遇到了某种严实阻隔般。

他也不惊讶,只从入定中醒转过来,摸出袖囊中最后一颗黄池丹,看了一看后,便塞入嘴中,仰脖吞服而下。

黄池者——

乃修成紫府三重时候,必不可缺的一味灵丹!

其香甘异美,具填生五藏,守气凝液,长养魂魄种种功用,是真上药也!

即便是不通修行之法,不懂得要如何化去丹力的凡人服食而下,也可以寿达百二,无病无灾,青春常在,直至大限到来,才会容貌瞬时衰老。

而死后骨骼又有镇邪去秽的功用,埋于地底,三年内草木昌繁。

便是荒地,也可以成为沃土!

但对于仙道修士而言。

黄池丹最大的功用,却是可以帮助修士化去元灵中的那层先天而生的浊质,令神妙至真。

自此断除旧弊,使内外洞澈!

待得浊质悉数不见后。

便就意味着是“换魂消魄”已成,修为已到得紫府三重境界了!

早在三个月前,陈珩便修成了紫府第二重“超脱分形”境界。

但他也未急着出关,而是以从姜道怜那处得来的黄池丹,开始化去元灵中的浊质,继续冲击紫府三重。

人生天地之间,必有元灵一点,居住紫府之中,由此孕成三魂七魄来。

五脏血肉,浑身筋骨,内外大窍,天地百脉——

全赖这一点元灵在居中做主持!

而这宇宙诸天,倘使返本朔源,也本就是由清浊阴阳两炁造化而就,单是可摄取入体的灵气,就足足有十二万九千六百种属相!

万事万物。

皆难以至纯至粹。

是故生灵自母腹中产出的那一瞬,元灵虽然还尚纯粹,并不沾染外界的杂色。

但随着年岁日长,便也逐渐会有一层不可视的“壳膜”生出,掺杂在元灵内外,这便是所谓浊质。

紫府三重的修持,就是要化去这层不可视的“壳膜”,消融浊质。

使得元灵重归原先本貌。

本来光明!

若欲做成此事,只单靠人力,实如湖水捞针。

而在种种符水、丹药、或饲灵食障的手段中,又以黄池丹来消融浊质,作为首选。

其非仅见效最快,且还存有滋养之能,可以抚静心神。

此刻。

在陈珩服下那一粒黄池丹后,不过数息功夫,药力便在他身内缓缓开散。

他默默运转玄功,将药力炼进紫府,一点点去消磨元灵中的浊质。

这一步本是凶险至极,毕竟元灵乃是人身九宫之神灵,主宰内外。

但凡有一点损害,轻则是神智蒙昧,陷入痴愚,重则当场丧命,神魂俱消。

而浊质与元灵可谓是一体两面,相连甚紧。

大凡修道人在消磨浊质时候,无不是小心翼翼,斟酌再三,才敢下手施为,生怕触到了元灵的本真。

这黄池丹是一味不折不扣的大药。

但在某种意义上,却也不无异于勐毒了。

也就那些世俗凡人,虽生有元灵,却还未辟出紫府,无法觉察,他们若能撞得大运,服食下黄池丹,固然是要流泄丹力,但却也无性命之忧。

不过这一步对于世间修道人虽是凶险,但陈珩有一真法界在手,早已演练过无数遍了,已然是熟稔非常……

又是半个时辰过后。

他只觉心神一松,如是脱去了一层枷锁,非仅元灵大放光华,明快了不少。

同时,腹下炁海亦是轰然一颤,真炁再爆涨了一倍还有余!

彷是只稍稍一动,就能够拿山撼岳。

真炁使之不尽,用之不穷!

陈珩压下这异样感触,心念一察,立时便知晓,自己元灵中的浊质已被化去了约莫五成。

而因身上最后一枚黄池丹都已用尽,剩下那五成浊质,却是暂时无法动摇了……

黄池丹本就是极珍贵的外丹,同筑基时候的丹母砂一般,皆是在外界有价无市的大药,甚至比之丹母砂,还更要罕见。

纵然姜道怜再是身家丰裕,手上存有的数目也绝不会太多。

再且陈珩元灵中的浊质。

也的确离奇。

据道书中的言语,他袖囊中的那些黄池丹,供两个紫府二重的修士使用,都是绰绰有余了。

但放在陈珩之身,却只是消磨去了五成的杂质,便再无以为继。

而陈珩事先为防不测,还特意向姜道怜多要了几成,远超出了常人使用的数目。

若非如此。

他只怕连五成浊质都消磨不得,至多只是三四成罢了……

“看来这场闭关,总算是到头了……”

他心下一叹,长长吐出了一口浊气,伸手入袖,捉住金蝉,意念一引,便将心神沉入了一真法界中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