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权游之圣焰君王 > 第496章 野人下跪全文阅读

第496章 野人下跪

长城里的隧道狭窄曲折,而很多野人要么太老,要么生病,要么受了伤,前进速度十分缓慢。

艾德·史塔克皱眉看着长城之外,犹如黑色长蛇般的队伍,道:

“陛下,野人要全部通过长城恐怕要两三天的时间,我们需要在城外设防,以免异鬼再次来袭。”

“好,你去安排。记得多准备木柴之类的易燃物,尸鬼怕火。”

“是,陛下。”

艾德离开后,山姆威尔看了一阵野人大部队,再次开口问道:

“黑城堡内的粮食还有多少?”

众人沉默片刻,最后事务官艾迪上前将一卷手札递给国王,道:

“陛下,这是三个月前的库存统计……”

山姆威尔接过随意翻看了几眼,又盯着艾迪看了半晌,道:

“带我去仓库看看。”

“是,陛下。”

两人通过升降铁笼下了长城,艾迪找来一个火炬,引着国王进入黑城堡的地下通道。

这条被守夜人称为虫道的地下空间幽暗无光,如迷宫般曲折。

夏季的时候没什么用处,但当凛冬的寒风吹起时,这里便是建筑之间最便捷,最安稳的通道了。

同时,这里也是最佳的仓储空间。

两人的脚步在狭窄的虫道中回荡,走了许久,终于在一个四条虫道交汇口,遇见了黑城堡的仓库管理员维克。

维克向国王行礼后,取下胸前挂着的钥匙链,打开仓库的实心橡木门。

“陛下,这里存放的是燕麦、小麦、大麦,还有成桶的粗面粉。”

山姆威尔进入仓库扫视了一眼,发现这个篮球场大小的房间里几乎被装满了,梁上还悬挂着成串的洋葱大蒜。

维克又带领国王来到另一间仓库:

“陛下,这间存放的都是蔬菜,胡萝卜、干豌豆、土豆、苹果和梨子之类。

这间是肉类,牛肉、猪肉、羊肉、鳕鱼,都冻得好好的,还有一些火腿和熏香肠。

这间是香料和坚果,还有油橄榄……”

山姆威尔一间间地看过去,全程一言不发。

这让艾迪等人颇为忐忑,直到所有仓库都看完,他才笑着开口道:

“陛下,您看,我们黑城堡的粮食储备还是很丰厚的吧。”

“是呀,陛下。”维克也帮腔道,“刚刚过去的长夏收获颇丰,领主们也格外康慨,以我们现在的储备,估计能支撑守夜人军团度过三年。”

“可如果加上野人呢?”山姆威尔问道。

“野人?”艾迪皱了皱眉,“可是陛下,他们应该不需要我们来供养吧?”

“大部分不需要。”山姆威尔道,“我会安排愿意成为七国子民的野人南下前往风暴地,至于不愿下跪的野人,全部赶去狼林,让他们自己想办法狩猎采集度日。

不过,还是会有一部分野人战士,大概在七八千人左右,留下来协助防守长城。

这些野人的粮食需要守夜人军团解决。”

“七八千?”艾迪张大了嘴巴,“如果真是这样,不出五个月,我们就只剩萝卜和燕麦粥可以吃,之后就只能喝马血。”

“马血也不错。”维克试着缓和气氛,“没有什么比寒冷的冬夜里来杯热腾腾的马血更美妙的了。最好能在上面撒一撮肉桂粉。”

“人会生病的,陛下。”艾迪不想理会同伴,“士兵们在战争中的营养必须得到保证,否则就会牙龈出血,牙齿松脱。

如果您允许的话,我建议立即施行冬季食物配给制度,精打细算的话,应该能支撑多一点的时间。

但最好的办法,还是希望君临能够给予支援。”

说到这里,他用期盼的目光看向国王。

国王也没有让他失望。

“君临当然会支援你们。”山姆威尔表态道,“我出发北上之前,已经命人准备食物和龙晶武器,他们会通过海路将这些东西运送到东海望,到时候你们派人去接收。”

“太好了!”艾迪兴奋地叫道,“有了您的支持,来再多的野人也不怕了。”

“别掉以轻心。”山姆威尔道,“可不光是野人,君临还会派遣军队前来支援,他们也是要吃东西的。”

“您会派遣多少军队来长城?”

“先锋军是七千人马。后续的支援规模会根据长城的情况做调整。所以,黑城堡的粮食储备是关键。”山姆威尔顿了顿,问道,“你们多久清点一次存粮?”

“一般都是半年。”

“太久了。以后改为一个月一次。而且立刻安排人手重新开始清点。”

“是,陛下。”

之后山姆威尔便离开了仓库,返回地面。

此时太阳已经西斜,昏黄暗澹的阳光将影子拉得老长,天空被乌黑的流云分割,犹如灰白相间的破烂旗帜。

“才刚过正午,居然就快要天黑了。”

“是的,陛下,自从凛冬来临,白天的时间就一天比一天短,黑夜的时间则一天比一天长。或许真的某一天,太阳就再也无法升起,维斯特洛将迎来可怕的长夜。”

山姆威尔看着昏黄的夕阳,久久不语。

三天后,野人终于全部通过长城。

而在这段时间里,异鬼和尸鬼,都没有再出现。

倒是另外一行人来到了长城。

他们便是之前北上永冬之地寻找“三眼乌鸦”的布兰·史塔克等人。

见到分别许久的儿子,艾德·史塔克格外激动,罗柏·史塔克和琼恩·雪诺也非常高兴,抬着弟弟在城门口大呼小叫。

不过,布兰的反应就显得很平澹了。

虽然他也在笑,但稍微注意一下就能看出,这只是礼貌的笑容,而非发自内心的欢喜。

艾德父子三人沉浸在喜悦中或许没能察觉,但山姆威尔在一边冷眼旁观却看得清清楚楚。

而且他知道,这位布兰·史塔克可是“三眼乌鸦”钦定的继承人。

想到上次在黑水湾与“鸦眼”攸伦·葛雷乔尹交手时,“三眼乌鸦”的插手,他就觉得对方可能有所图谋。

等到这几个史塔克续完旧,从最初的激动中恢复过来,山姆威尔才走上前。

“陛下,”布兰坐在阿多背上的竹篮里低头道,“请原谅我无法行礼。”

“没事。”山姆威尔不在意地摆摆手,“布林登·河文怎么没跟着你一起来长城?”

“布林登·河文?”布兰还没有回答,琼恩·雪诺先发出惊叫,“尹耿四世的那位私生子?血鸦公爵?他难道还活着?”

同为私生子,琼恩曾经可是非常钦佩这位七国着名私生子,甚至一度将对方当成自己的偶像。

“是也不是。”布兰道,“布林登·河文当然无法活这么久,现在的他已经成了鱼梁木的一部分,处于生与死的交界处,所以也无法离开永冬之地的地洞。”

“你为什么要去见布林登·河文?”艾德问道。

“这是个漫长的故事,父亲,我待会儿再慢慢跟您讲。”布兰应付完父亲后,又看向国王,道:

“陛下,三眼乌鸦让我提醒您,一定要注意冬之号角。”

罗柏立刻附和道:

“是啊,陛下,其实我也觉得让野人保管冬之号角并非是个好主意。要是他们吹响号角,让绝境长城崩塌……”

“他们不会随意吹响冬之号角。”艾德道,“别忘了,现在他们与我们一样,也在长城南边。要是长城崩塌,他们拿什么阻挡异鬼?”

“可这毕竟还是个隐患。”琼恩·雪诺也开口道。

“如果可以,我也想拿回冬之号角啊。”山姆威尔有些无奈地耸耸肩,“可惜之前的计划因异鬼的出现而出了差错,塞外之王的那位王后又格外敏锐,觉察到了我的异常,将冬之号角藏起来了。

现在他们有了提防,我们要想找到冬之号角,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我能找到冬之号角。”布兰·史塔克语气笃定地说道。

“你?”艾德用怀疑的目光看向儿子,“你怎么会知道冬之号角藏在哪里?”

“诸神打开了我的眼睛,父亲,让我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山姆威尔对此倒是并不怀疑。

“三眼乌鸦”可以说是开了透视挂的家伙,能知道冬之号角在哪也不意外。

“那你能将冬之号角拿回来吗?”山姆威尔问道。

他其实也不放心让野人保管冬之号角,谁知道对方会不会突然发疯呢。

“愿意为您效劳,陛下。”布兰左手抚在胸前,恭敬地说道。

“很好,我期待你能给我惊喜。”山姆威尔说完,便转身离开,给这几位父子兄弟叙旧。

艾德皱着眉头问道:“布兰,你真的有把握拿回冬之号角?”

“当然是真的,父亲。”布兰的左眼中闪烁着血红的微光,“诸神虽然夺走了我的双腿,但却给了我第三只眼睛。”

艾德·史塔克愣愣地看着儿子,终于感受到一股强烈的陌生感。

一时间,他不知道该对布兰的改变高兴,还是担忧。

第二天清晨,太阳比往常更晚爬上地平线。

山姆威尔来到城堡大厅时,野人头领们正在曼斯·雷德的带领下与守夜人军官们对峙。

气氛比凛冬的风还要寒冷。

“凯撒!你不讲信用!”曼斯愤怒地叫道,目光集中在国王扛着的那只巨大的号角——

冬之号角。

是的,布兰·史塔克果然找到了野人隐藏冬之号角的地方,并将它偷来献给了山姆威尔。

“我如何不讲信用?”

“你之前承诺过,可以让野人保存冬之号角!”

“是的。我确实曾承诺过。”山姆威尔道,但随即话锋一转,“可你们显然没有能力保存这支号角。所以,为了防止意外发生,我只能将它取来。毁掉。”

最后两个字一出口,众人便见国王的手上燃起熊熊烈火。

嗖地一声响。

金色的火焰便从号角周身窜出,爆开。

“冬之号角?”山姆威尔道,“不,该称它为黑暗的号角。如果长城倒塌,长夜也将随之降临。人类也将面临灭顶之灾!

我绝不会让这事发生!”

曼斯·雷德被凯撒的话语震慑,竟眼看着号角被火焰吞噬,也没能开口劝阻。

或许在他内心深处,也是希望这支号角彻底化为灰尽吧。

火焰还在翻腾,犹如金色的丝绸将冬之号角包裹,那一条条黄金凋饰的玄奥纹路在火中熔化,一股令人心季的气息陡然弥漫开来。

但所有人都不自觉地后退几步。

最终,号角在金色火焰中彻底化为灰尽。

山姆威尔独自站在灰尽之上,面向厅中众人,变成了金发金眼的模样。

一股比之前更加浩大而恢弘的神圣气息在厅中流转,让所有人从内心深处产生顶礼膜拜的冲动。

“长夜即将来临,远古的邪恶正在复苏。”山姆威尔用一种冷漠而宏大的语调说道,“男与女,老与少,七国子民与塞外野人,所有人类的命运都将接受考验。

在这样的时刻,唯有我才能带领你们战胜长夜,迎来永不终结的长夏。

曼斯·雷德,还有塞外部落的各位头领、酋长们,我之前的承诺依然有效。

只要愿意向我屈膝,便可以成为我的子民。

我会给你们提供食物、住所以及庇护,只要求你们为我劳作,向我纳税,向我下跪。

而不愿下跪之人,你们可以暂居狼林,等到长夜结束,你们便可重新返回长城以北,继续过你们无拘无束的生活。

现在,做出选择吧。

要么拥抱光明,要么退回黑暗!

选择我,或者,选择死亡与愚昧!”

话音刚落,金色的火焰便在国王身周升腾而起,犹如一条条金色巨龙在盘旋,环绕。

汹涌澎湃的热量在大厅中鼓荡,将凛冬的寒意彻底驱散,一时间,仿佛盛夏降临在黑城堡。

这一幕让所有人心中凛然,对刚才国王颇为嚣张的言语也不再那般抵触。

如果真有人能带领人类战胜长夜,或许只有这位七国国王才最有可能。

第一个上前在国王面前下跪的是瑟恩人的头领赛贡,接下来是穿着由骨头和皮革支撑叮当作响盔甲的叮当衫,再后来两位硬足民的氏族酋长也来到国王面前下跪,然后是一位得到乳河沿岸野人崇敬的老巫婆、猎鸦部落酋长、甚至还有一位巨人迈着沉重的步伐,伏倒在国王面前,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话,大嗓门震得木质厅堂轰隆作响。

越来越多的野人首领向凯撒下跪。

不管是出自真心,还是为了生存勉强屈膝,他们都将成为七国子民。

但也有不少野人首领站在一边没动。

他们竭力抵抗着凯撒散发出来的恐怖威压,倔强而坚决。

最终,曼斯·雷德代表他们上前,问道:

“凯撒,不愿下跪的人呢?你还会让他们……”

“去狼林。”山姆威尔道,“你们还是自由的。但必须派出不少于部落十分之一的人口,参与守护长城。”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