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小说 > 小僧一心还俗 > 第270章 什么叫安全感全文阅读

白素贞对董小宛的印象很浅,觉得她就是一个很漂亮,性格温婉的女子。而这种弱女子,一般都会对救命恩人心生感激,只要恩人长得不是太难看,没有什么明显的残疾,很容易就会发展成以身相许的冲动。

而董小宛的恩人是道然,这是个哪怕什么都不做,只站在那里就会有无数女子愿意以身相许的。

“他说不能用恃强凌弱,那还是我来出面好了,不然用美男计跟恃强凌弱有什么区别?”

白素贞就这样愉快地说服了自己,决定去跟董小宛谈判。

第二天大早,一身蛋黄长衫的董小宛便来到了画舫之上。

她的容貌依旧令人惊艳,身段也还是那么优美,只是今日凭栏四望,少了许多往日的哀怨,脸上挂着自信的浅笑。

站在船舷边上,董小宛露出怀念的表情,她已经好几个月没上画舫了。自从两岸的庄园建立之后,董小宛就一直在岸上忙碌着,几乎没有上过画舫。

对千灯河的人来说,河上与岸上已经是仙凡两隔,犹如仙界与凡间的差别。

此时旧地重游,董小宛就忍不住想起第一次与道然见面的那天。

虽然当时道然用障眼法换了容貌,但董小宛初次见他便有一种奇异的季动,除了容颜之外还有别的东西正在深深地吸引着她。

后来几番惊变,董小宛发现自己竟然不是人,而是被法术炼制过的人蛊。

这是最让她受打击的,从小接受的教育里面,非人总不是什么好东西。再后来,她惊讶地发现,道然竟然对非人之物毫不忌讳,甚至特别喜欢。

原以为,自己可以留在道然身边,哪怕只是当个侍女也行。

谁能想到这位圣僧真的如此洁身自好,半点女色也不近,明明只要一个眼神,画舫的姑娘都愿意自荐枕席,但他偏偏什么都没做。

这份慈悲和高洁,让董小宛有点自惭形秽。

再后来,白素贞的出现,让董小宛明白并非道然完全不动凡心,只是自己不入他的法眼。与那位白姐姐相比,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董小宛都自觉输了一筹。

人生可能就是这样,总有许多不如意之事。董小宛后来也想通了,本来就仙凡有别,何必去强求。

因此,董小宛将全身心都放在了两岸经营上。

祝威的商会是对外,董小宛则是对内,将庄园管理得井井有条。

今日突然被白素贞召见,这让董小宛有些忐忑。

她对白素贞只有一面之缘,仅仅知道她是千灯河的当家主母,但平日基本上见不着人,也不知道突然召见究竟是为了什么。

对于凡人来说,仙人总是那么高高在上,让董小宛不敢直视。

不过董小宛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了,深呼吸几下就平复了心情,走进了船舱之中。

这龙首画舫跟之前做生意的时候相比,自然是没那么富丽堂皇了,许多华丽的装饰都已经被换掉,虽然简朴了许多,却显得非常雅致,可见布置的人花了不少心思。

原本是载歌载舞的大厅,此时变得异常空旷,只剩下一张桌子放在中间,白素贞早已的这里等着。

董小宛连忙上前见礼,却是不敢坐在白素贞的对面,显得有些拘谨。

白素贞缓缓地对董小宛说:“董姑娘无需客气,今日请你来,其实是有一事与你商议。”

见白素贞说得客气,董小宛稍稍安心,对白素贞说:“姐姐请说。”

白素贞简单地将道然的计划告诉了董小宛,希望她可以同意让庄园里的佃农识字练武。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董小宛原本有点惊讶,以白素贞的地位,何须向她一个凡人征求意见。直接施展神仙手段,难道她们这些画舫出身的姑娘还能拒绝不成?

白素贞解释说:“事关重大,此事一旦推行下去,恐怕庄园会受到极大影响。佛眼看人,众生平等,我们不仅仅要帮助佃农,也要考虑你们的想法。”

董小宛看白素贞如此郑重其事,便认真琢磨白素贞刚才所说的一切。片刻只要,董小宛皱眉说:“姐姐说得对,此事对庄园影响极大。

“并非我们姐妹不愿意让农户过好日子,但若是他们识字练武,追求自然就会更大,不会再甘心当个地里刨食的农民了。到时候,我们要么花更大的价钱将他们留下,要么就是再找新的佃农为我们耕作。”

白素贞点了点头,人往高处走,这是必然的事。

读书识字之后,眼界自然就会开阔,强身健体之后,衣食住行自然也要跟上,这种欲望的变化也是人之常情。

道然也知道会出现这种变化,他也不求数千佃农都能在闲下来之后有心思去学佛经,但只要有那么十来个,就是一个良好的开始。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嘛,只要有了开始,后面就会越来越多。

道然又不是要让他们当和尚,而是让他们成为火种,让佛法得以在民间生存下去,再怎么被歪曲,也有真经流传。

董小宛却说:“白姐姐,你应该知道,我们姐妹都是饱经苦难之人,唯一能够拿得出手的,就是用身子换来的这些钱财。如今大部分的钱财都变成了田地,这便是我们安身立命的根本。

“千灯河推行识字练武,那必定是会一直持续下去的,也就是说,我们以后都很难再招收到佃农长工了,你让我们姐妹要怎么活呢?”

田地的产出就是董小宛她们最大的收入来源,一旦大量佃农脱离,她们招新人的成本大量提升,那她们的收入将会大大降低。一旦再遇到灾害,那恐怕就要出现大问题了。

白素贞笑了笑,对董小宛说:“董姑娘你说的情况确实会出现,佃农会走,他们会追求更好的日子。但你却搞错了一件事,你们招新人的成本不会增加,反而会降低许多。”

董小宛奇怪地问:“姐姐何出此言,他们有更好的出路,我们要将人留住,自然就要花更多的价钱了,怎么还会降低?”

“因为你们可以招新人,千灯河商会已经打通了全国商路,只要与牙行合作,天下无家可归无田可耕的人多不胜数,随时可以为你们补充新的人手。

“你试想一下,千灯河有神仙庇佑,可以保证风调雨顺,又有阵法相助,可以让人识文断字练武强身,光是这个条件,多少人会抢着来这里干活?

“例如三年为一期,三年内只保证基础的食宿,白莲幻阵提供的教学,就是佃农的第二份工钱,那样一来你们的用人成本反而更低。只要能够保证每隔一段时间补充新人,你们就不愁无人可用。”

董小宛仔细一想,白素贞的话确实很有道理,便点头说:“多谢姐姐指点,让小宛茅塞顿开。”

白素贞露出高兴的笑容,这些复杂的东西自然不是她想出来的,而是道然告诉她的。道然在实施计划之前早就想过了各种情况,董小宛的担心自然也在他的计算之中。

原以为已经将董小宛说服了,谁料董小宛话锋一转,对白素贞说:“白姐姐如此为我们着想,小宛没有不答应的道理。但是,妹妹也有一件事想告诉姐姐,我们姐妹其实并不是想要田地的收益,只是想要在这世间求一个心安。

“姐姐是天上的仙子,若是能让姐妹们心安,这些田地我们双手奉上也没有半点犹豫。”

白素贞感觉有点不对,这心安的说法未免太过虚无缥缈,一群苦命的女子,要如何才能一辈子心安?

“求心安?”

道然听到白素贞的汇报,也有点摸不着头脑。

心安不就是安全感么?

道然最怕就是听到安全感这三个字。

当一个女的跟你说“我要的是安全感”,实际很有可能是“我全都要”。

但董小宛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她所谓的心安可能是认真的。

道然问白素贞说:“姐姐你怎么看?”

女人比较了解女人,白素贞也仔细想过这个问题,便对道然说:“我也明白董姑娘为何说心中不安,因为不管我们承不承认,整个千灯河都是在你我的庇佑之下。若是有一天,我们不在这里。不管她们手上的钱财再多,一群女子是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

白素贞说的是一种很残酷的社会现实。

之前白素贞问道然,身边怎么这么多姑娘,道然回答说,他只是普度世人,而天下可怜人大多是女人。

虽然道然当时是找借口,但这话也未必不是真的。

古代社会,女子地位再高,终究也是依托于男性存在。

没有强力的靠山,就连法律都保护不了这些姑娘。

可以想象的是,一旦道然消失不见,千灯河将会被许多虎视眈眈的人撕碎瓜分,光靠祝威一个商会会长,那是绝对抵挡不住的。

而且,他们的手段还合情合法,绝对能让人挑不出理来。

这个社会,女性就是难以独立生存,就算她们很有钱,可以请护院保镖,但若是完全没有其他靠山,这些护院保镖就会变成反咬一口的恶狼。

但反过来说,只要千灯河能有一个男主人,这些问题都可以解决大半。

这世界的规矩就是这么有意思,哪怕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当上了千灯河的主人,别人也会有所顾忌。

因为这就是潜规则,男人当家做主的时候,很多手段就不能乱用,但对付女人,却可以不讲规矩。

世界就是如此残酷,董小宛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

道然叹息说:“可惜,祝威娶的不是董小宛啊。”

祝威是跟李师师看对眼了,娶了李师师当妾室,虽然说是纳妾,但祝威不准备娶正妻,李师师就是名正言顺的商会会长夫人。

但李师师在其他姑娘这边威望不足,祝威只能是很好的合作伙伴,却不能成为千灯河的男主人。

这种割裂的感觉,会让千灯河的富婆们心中不安,感觉祝威也不是百分百靠得住。

因此,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让董小宛找个如意郎君。

一个有本事,有担当的男人,娶了董小宛,那千灯河许多隐藏的麻烦就能迎刃而解。

然而,就连千灯河看门的都知道,董小宛心里只有一个人,而那个人是不可能娶她的。

毕竟,仙凡有别啊。

白素贞看着皱眉苦思的道然,感觉心里泛酸。其实只要道然给董小宛一个承诺,事情就算是妥了。但要真这么做,恐怕难受的就是自己了。

更何况,道然还是个和尚。

对,没错,和尚是不能动凡心的,董小宛那姑娘想都别想。

白素贞宁愿末法时代,也不能让道然动凡心毁了修为。

但没想到,道然很快就想到了别的办法,对白素贞说:“她们只不过是绝对没有办法保护自己而已,并不一定是需要一个男人。既然如此,我们让她们有自保之力,不就行了?”

“自保之力?”

白素贞有点奇怪。

“不错,自保之力,若是她们也懂法术,凡人又如何能够伤得了她们?这个办法,是不是一劳永逸?”

白素贞却说:“这不可能,哪有这么简单就能修行。我见过这些姑娘,他们大部分连练武都不合适。”

不说修行本来就需要极高的天赋,光是锻炼筋骨打熬力气都需要打牢基础。这些姑娘们都是画舫出身,从小被调教过各种舞蹈,但画舫上的舞是伤身的,为了让身段柔软,她们的骨头都是脆的,如今早已定型,根本不可能练武。

除非,道然直接拿出几十个蟠桃,给她们补身子,这样才有可能练就一身不俗的武功。

但光是武功,可远远不够。

只有成为修行者,彻底与凡人区别开来,才能算是有稳妥的自保之力。

道然摇了摇头说:“不用这么麻烦,不需要她们会修行,只要她们能用法术就行了。”

白素贞更迷湖了,不能修炼,无法炼化天地灵气化为自身的法力,怎么可能用出法术来?

道然却神神秘秘地说:“这个只是初步想法,没那么快可以解决,原本是想着等三五年之后再慢慢安排。现在既然适逢其会,我会让玄机子加班的,争取半年内出成果。

“至于推广识字练武的事,暂时就按照原定计划推行,短时间内,姑娘们应该不会反对。”

两人商量着,算是将计划定了下来。

而算算日子,庞太师举办的法会也要到了。

北斗卫指挥使的位置,在这场天地大劫之中也有举足轻重的地位,道然现在忙不过来,只能希望神秀能够给点力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