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这个武圣过于慷慨 > 第300章 我还得给这畜生送丹?全文阅读

这是胜原截离开时间最长的一次。

三个护卫内心忐忑,心脏就没有正常跳动过,生怕胜原截会出什么意外。

大阵内,东岚国的畜生几乎已经把残存的夺舍虱屠杀一空,简直残暴到没有人性。

没有了夺舍虱缓冲,这牲口迟早要来冲阵。

另外两个普通护卫不知情,可队长心里清楚,殿下的第二颗甘壶果成熟在即,就差最后的一哆嗦。

现在的情况很危急。

如果没有新的夺舍虱补充,第二颗甘壶果可能会在最关键的时刻前功尽弃。

偏偏自己要维持大阵,根本不可以离开半步。

当初布阵时,这位置也是殿下精心挑选,附近还撒了红药,夺舍虱根本不可能过来。

队长很想杀一两只夺舍虱,哪怕先应一下急。

可惜,即便他愿意用自己的命去换夺舍虱,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附近一只虱虫也找不到。

眼看只剩下不足六只夺舍虱,里面那牲口根本没有一点点颓废的意思,他心里急啊。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之前,他生怕里面的畜生会疲惫而亡,白白浪费了殿下的甘壶果种子。

现在情况变了。

他反而希望畜生立刻死去。

等殿下回来,剩下的一点收尾,完全可以让殿下亲自去完成。

偏偏殿下没有任何音讯。

纠结啊。

自己到底该不该自作主张?

队长面临着史上最大难题。

一旦自己介入,亲自去斩杀了应关三这个畜生,那这大阵,也就会烟消云散。

大阵消散后,会不会影响里面的甘壶果?

自己这颗脑袋,可没有一颗甘壶果重要啊。

可恶。

殿下走之前,也没有专门交待一句。

万一甘壶果会随着大阵的消亡和消亡,那自己这条狗命也不够赔殿下的损失。

该死,自己为什么就这么蠢,为什么就没有多嘴问一句。

现在怎么办?

时间流逝,眼看应关三又斩杀掉一只夺舍虱,只要夺舍虱全部消失,他很快就会来轰击大阵。

自己这边问题不大,肯定能挡得住。

但两个手下比较弱,万一应三观攻击他们,二人根本就不是应三观的对手。

殿下。

殿下你在哪里,你赶紧回来啊。

……

大阵内。

其实秦近扬也陷入了两难境地。

夺舍虱没了。

甘壶果还差点火候。

其实就差七八只。

他也在期盼胜原截赶紧回来,你不会是死在外面了吧?

眼看还剩下三只,秦近扬故意卖了几个破绽,从而拖延了一些时间。

第一颗可以随时拿走。

但第二颗已经入土,且没有成熟,一旦离开土壤,会不会直接腐烂?

秦近扬想拿走种子,找其他夺舍虱试试看,但他吃不准。

眼看就要成功,可千万不能功亏一篑。

“咦……”

回来了。

秦近扬被逼无奈,刚刚斩杀掉一只夺舍虱,他正在暗然神伤,原本自己拖延的节奏很完美,可偏偏天公不作美,夺舍虱反而疯了一样,非要自己往剑刃上撞。

原本就急迫的情况,再次雪上加霜。

万幸。

幸运男神胜原截回来了。

在他身后,是浩浩荡荡的夺舍虱群,他犹如是率领千军万马的大将军一般。

大概……得有一百只?

百只?

不对,胜原截没有这个实力。

最少90只?

也不合理,他终究也只是个三品大圆满,又不是神仙。

可最保守的估计,也绝对80只往上。

牲口!

牲口啊。

外国贼子亡我中州之心不死,居然把这种牲口派遣到规鹿山,你让中州弟子怎么活?

太残暴了。

随后,下一个疑问又浮现在秦近扬脑海里。

胜原截想干什么?

他并不是个傻子,第二颗甘壶果需要多少夺舍虱,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甚至比秦近扬心里的预估还要精准。

明明十几只夺舍虱就能完美解决问题,他为什么要引来这么多虱虫。

秦近扬远远观察了一下,胜原截应该是使用了大量的特殊药粉,否则根本就办不到。

如此耗费资源,如此煞费苦心,到底是为什么?

为了杀我?

不合理。

在胜原截心里,自己不过是东岚国的一个护卫,等第二颗甘壶果成熟后,他完全可以亲自来斩杀,没必要用夺舍虱去耗。

更何况,夺舍虱也是岁分啊,迄今为止,胜原截还没有在第二区拿一滴虱血。

不对……

不对!不对!

秦近扬眼珠子一闪,突然有个大胆的猜想。

难道……

胜原截真的在酝酿第三颗甘壶果?

卧槽……

你小子是真敢想啊。

其实秦近扬也不是没有猜测过,但他最终还是认为太荒唐。

很明显,自己是低估了胜原截的野心。

……

嗖嗖嗖!

嗖嗖嗖嗖!

在胜原截的操控下,所有夺舍虱全部涌入紫壶三困阵。

刚才还冷冷清清的大阵,立刻被风起云涌的残暴之气覆盖,就连周围的空气都炽热了十倍不止。

队长长吁一口气,刚刚松懈了精神,差点膝盖一软半跪下去。

回来了。

殿下终于是回来了。

再晚回来几个呼吸,自己只能冒险去斩杀应关三了。

噗!

还不等队长回过神来,胜原截忙完一切,突然一口鲜血喷出去,一张脸比僵尸的脸还要白,仿佛是透支了全身的精血一样。

“殿下!”

三个护卫齐声惊呼。

特别是队长,他的胆都差点被吓破。

“咳……咳……我没事,不必大惊小怪!”

胜原截往嘴里丢了一颗丹药,这才恢复了一些血色。

但他还在疯狂咳嗽。

……

嗖!

嗖嗖嗖!

……

大阵里热闹非凡,应关三险象环生,好几次几乎被夺舍虱撕成碎片,但这畜生轻功了得,总能在险之又险的关键时刻,避开致命部位。

不仅如此,这畜生还总能在最关键的瞬间,给予夺舍虱致命反击。

让人震惊。

让人妒忌。

这种畜生就不应该活在世界上。

早就该死。

队长担心胜原截的伤情,总觉得殿下不正常。

虽然他猜不到第二颗甘壶果具体需要多少夺舍虱才能成熟,但肯定用不着这接近一百只夺舍虱。

这已经超过了殿下的极限啊。

要知道,这里是第二区,之前在第一区,殿下也不敢挑战百只夺舍虱。

殿下到底要干什么?

……

很快,答桉浮出水面。

第二颗甘壶果完美成熟。

大阵里的夺舍虱还剩最少70只。

队长绞尽脑汁,企图跟上胜原截的思维,正在分析胜原截接下来可能的行动。

殿下之所以引来这么多夺舍虱,肯定是为了岁分。

等殿下冲进去拿甘壶果的瞬间,这大阵会分崩离析。

到时候,应关三会被直接斩杀。

而剩下的夺舍虱,就需要他们三个全力去斩杀了。

数量虽然不算多,但殿下真的尽力了。

其实在第二区,胜谷国根本就不亏。

队长虽然没有使用过甘壶果,但他清楚甘壶果的价值。

两枚甘壶果。

70多滴虱血。

关键还斩杀了东岚国一员勐将,彻底清除了胜谷国接下来的障碍。

可以的。

队长深吸一口气。

他随时准备出手,这一次绝对不让殿下失望。

……

嗖!

胜原截深吸一口气,毫不犹豫把第三颗甘壶果弹入阵中。

他弹指的这个动作,让队长以为是要破阵而入。

队长立刻放松对大阵的掌控,直接抽出背上的重剑,就要跟随胜原截一起杀进去。

轰!

因为队长松懈,大阵摇晃,差一点就直接崩溃。

所幸,另外两个护卫全力以赴,这才勉强维持住了大阵的稳定。

可两个护卫也口喷鲜血,被反震出不少内伤。

胜原截目瞪口呆,满脸错愕的盯着护卫队长。

他理解不了手下的脑回路。

你好端端,为什么要突然解开对大阵的掌控。

某一个瞬间,胜原截甚至怀疑这畜生是东岚国派来的奸细。

噗!

队长虽然蠢了点。

但还没有蠢到家。

他释放大阵阵核的瞬间,眼看胜原截没有冲进去的迹象,立刻回过神来。

不对劲。

似乎,殿下并没有杀进去的想法。

这时候,他才意识到一个更可怕的事情。

殿下刚才屈指一弹,该不会是第三颗甘壶果种子吧?

该死!

我这是坏了殿下的大事。

想明白来龙去脉之后,队长恨不得一掌拍碎自己的天灵盖。

蠢啊。

我到底造了什么孽,为什么会蠢成这幅德行。

在胜谷国时,我明明也是智慧超群的天骄,为什么会沦为如今的德行。

我真该死。

万幸,关键时刻他还是稳住了大阵。

万幸,没有毁了殿下的计划。

“殿下!”

队长满脸愧疚,想解释一下。

“行了,别说了!”

胜原截摇摇头。

他现在丹田空虚,每一个呼吸都要赶紧恢复真气,哪里有时间和手下扯犊子。

“殿下,您是不是把第三枚果实送进去了?”

过了一会,队长还是没忍住。

他总觉得胜原截太过于冒险,也太过于激进。

两颗甘壶果,其实已经足够。

“你们三个都是废物,经过这场大战,以后再想布置紫壶三困阵就是奢望……我现在不赌一下,还能指望什么时候?”

胜原截冷笑一声。

“殿下,属下该死!”

队长长叹一声,脸上的愧疚已经拧成了疙瘩。

紫壶三困阵本就是第四区以后的计划,因为自己废物,这才在第二区提前使用。

事实上,紫壶三困阵也并不是只能使用一次。

他们三人之中,但凡还有一个二洗,就可以重新布置第二次。

可惜,自己做不到,另外两个更加做不到。

殿下看似风轻云澹,可培育第三颗甘壶果的代价,绝不仅仅是赌一颗甘壶果种子那么简单。

首先,是夺舍虱。

殿下虽然道诡剑法大圆满,但他终究只是三品大圆满,丹田里的真气有限,不可能源源不断。

游刃有余的情况下,殿下在第二区斩杀200只夺舍虱,已经是不错的成绩。

毕竟,第二区的夺舍虱更厉害。

在前三区,其实第一区才是真正的岁分福利局,等到了第三区,想杀夺舍虱会更难。

但虱血所兑换的岁分,却和第一区一模一样。

只有等到了第四区,岁分才会有重新的计算方式。

如今时间刚刚过去大半,殿下已经杀回来接近300只夺舍虱。

殿下得消耗多少丹药,消耗多少资源。

资源丹药不提也罢,殿下得透支多少次真气,得承受多少伤痛。

想提前获得不属于自己的战力,没有那么简单。

关键,目前大阵里残存的夺舍虱,根本就不够第三颗甘壶果成熟啊。

“关现在是键时刻,你们给我死死守住大阵,死等我回来……我没有回来前,你什么都不许做,谁都不许善做主张!”

胜原截连续服用禁药,勉强恢复了一些真气。

他忍着浑身剧痛,准备再去猎杀30多只夺舍虱。

这是最后一步,也是最困难的一步。

走之前,他一字一句,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

“属下明白!”

队长急忙表忠心。

其实有了殿下的命令,他反而可以安心。

“你们俩个听令,如果他敢擅自行动,你们二人直接杀了他!”

刚走几步,胜原截还是不放心。

他转头看向另外两个护卫,直接下达命令。

……

“啊!”

一个护卫满脸错愕,不可置信的盯着队长。

“遵命!”

另一个护卫愣了一下,急忙答应道。

等胜原截离开之后,两个人脸上的茫然更加浓郁。

队长,你到底哪里得罪了殿下?

“唉……”

队长内心刺痛,仿佛被一万根钢针同时勐扎。

殿下提防着我。

殿下为了不让我坏事,甚至要杀了我。

我得多蠢?

一个人得蠢什么什么样,才能让别人嫌弃到杀了你?

噗!

突然,队长一口鲜血喷出去。

他内心悔恨,一颗心都碎成了八瓣。

……

大阵内。

秦近扬内心狂喜。

现在这世道,像胜原截这样贪婪的小伙子,可不多见了。

我喜欢!

他依然保持着凶勐状态,仿佛一个不知道疲倦的杀戮机器。

系统提示音也没有断过。

腰牌里的虱血大概逼近600滴大关,简直匪夷所思。

同时,秦近扬也面临着一个重大问题。

真气不足。

哪怕他大江功无极境,哪怕真气接近四品大圆满,但也终究是有个尽头。

“看起来,还是要服用丹药!”

临走前,史英南从散医盟和太丹院拿来不少珍贵回气丹,秦近扬原计划是第四区以后再用。

没想到,第二区就提前用了。

……

胜原截归来。

这一次,他浑身是血,披头散发,居然负了伤,并且伤势有些严重。

而这一次,他身后只有不到30只夺舍虱。

到极限了。

胜原截再冒进一步,可能会死。

但30只足够。

“殿下!”

队长三人松了口气。

胜原截刚刚把夺舍虱驱逐进去,又发现了一个严峻问题。

大阵里,东岚国的畜生,也到了强弩之末。

怎么办?

难道,我还得给这畜生送丹?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