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仙侠小说 > 红云:立大乘佛教成圣 > 第250章 混元金斗降陆压全文阅读

袁洪瞪大了眼,一旁的杨戬尴尬地一笑,“师弟,是师兄没有考虑走到,未曾想阐教十二金仙广成子实力竟然这般强大。”

“幼呵,这个时候知道了?是不是暗算了一个惧留孙便觉得阐教十二金仙皆是不入流的货色了。”

青云阴阳怪气的一句话,顿时袁洪憋屈地瞪着杨戬,“该死的,三眼娃,你故意的?”

“我就说你咋这么好心呢,殷郊和殷洪虽为殷商的殿下,但哪里值得你这么拼啊,如是换成大师兄的话我还信,果然!你三眼娃杨戬的心都是黑的。”

袁洪吞服金丹后体内稍微有些好转便巴巴地瞪着杨戬诉起苦来,而杨戬也是尴尬不已,“师弟,你听师兄解释,师兄也没想到这广成子竟然这般厉害。”

“行了,猴子你别在这里演戏了。”青云岂能看出来袁洪的小心思,没好气地笑骂一声,“待为师将这镇山印内的元神烙印给抹除了,此宝便赐予你。”

听闻这话后的袁洪顿时喜笑颜开,不断的拱手道:“多谢师尊赐宝。”

“杨戬,你的私仇为师不想管,但如今天地杀劫,你再谋划恐怕不仅仅是你,恐怕你那妹妹,还有众师兄弟都得拖进去。”

这也是青云第一次语气严肃的警告,杨戬听闻这话后抬起头,脸上露出了挣扎的神色,可他还是不甘心道:“师尊,徒儿家破人亡,此仇不共戴天!”

这一刻看到气氛有些不对劲的袁洪低着头,随后弱弱道:“师尊,你们谈,徒儿先下去疗伤了。”

这猴子也是精明,知晓这是杨戬的家事,他在这里有些不好,直接便熘了。

看着杨戬那不服气的黑眸,青云脸色逐渐凝重下来,他知晓这是修为进展太快了,也是杨戬太过顺风顺水导致的心态膨胀,自认为谋算无双竟然胆敢算计阐教众人,主要也是一开始的惧留孙轻易成功让他尝到了甜头。

“哼!你们一家的因果缘由为师本不愿多管,今日便将原原本本地经过告诉你。”

青云知晓这件事必须有个结果,也必须让杨戬认清现实。

“你娘乃天庭长公主,昊天玉帝和瑶池王母借道祖赏赐下来的蟠桃第一次成熟邀请三界大能诸天圣人赴宴.............。”

当原原本本细致的一切全部讲出来后,杨戬不由露出了怒容,不甘心狰狞道:“那我算什么?我娘算什么?我们一家子算什么?就是因为圣人斗法,就是因为一场意外?”

青云脸色澹然,这便是命,圣人之下皆蝼蚁,圣人斗法之下牵连了下方人,会有人关注吗?不会,就算是一场意外又如何?你当你是谁?

“昊天玉帝和瑶池王母又如何?你的眼界太窄了,你的心只看到了三界中的一角,三界中的秘密太多了,纵然是圣人都不敢言全知全能。”

“师尊!”杨戬有些憋屈,而青云澹然道:“惧留孙乃是这场因果的开端,如今也已经付出了代价,上了封神榜,你觉得日后在天庭任职会好过吗?而另一个元凶西方佛教现在的你差太多了。”

“杀掉一个人并不是最痛快的复仇,惧留孙堂堂阐教十二金仙之一,其悟性跟脚更是不凡,日后登顶大罗也是迟早的事,如今魂上封神榜,自此于仙道无缘,这才是最痛苦的报复。”

杨戬沉默下来,青云暗叹一声,区区太乙金仙修为这胆子太大了。

“如今你和袁洪已经暴露在了阐教面前,尤其是那捆仙绳已经令天下皆知你送惧留孙上榜,虽名震三界,但日后少不了你的磨难,你那至亲三妹杀劫过后看紧点。”

一听到三妹杨婵后,瞬间杨戬眼眸中的冰冷和复仇的怒火熄灭,化为了无尽的柔情。

迟疑了半晌后,杨戬这才抬起头,有些尴尬道:“师尊,那徒儿这事会不会连累师门和三妹!”

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这?青云恶狠狠地瞪了这杨戬一眼,“日后少不了提防阐教给咱们师徒所有人使绊子,不过放心,这一切都得等杀劫过后。”

“为师待会以李代桃僵之术隐匿你的身份,随后你暗中潜回前线军营,将落宝金钱送与你师兄闻仲,此宝你切记不敢再用了,再用一次,殷商的气运可挡不住这滔天的业力了,而你师兄闻仲的气运也不差,亡命下或许还真需要这救命的宝贝。”

“暗中交代你师兄,做好准备撤兵回朝歌,此次征战不利,正好以此为借口回来谢罪。”

隐匿身份暗中去前线送给自家师兄这法宝他知晓,可后面却令他有些费解,只见青云缓缓露出了笑容,这一刻杨戬瞬间毛骨悚然,有股不好的预感,似乎自家师尊每一次不靠谱的时候都是这股笑容。

“闻仲领兵撤兵后,为师会令大王任命你为界牌关总兵,日后你会知晓这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也能改改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毛病。”

青云满脸的笑容下,杨戬心中是一阵发毛,不明所以下他只能默默地低头,但心中暗暗默念‘界牌关’三个大字,退兵去了界牌关后他一定要谨慎点,免的着了自家师尊的道。

岐山。

高挂免战牌的殷商大营内士气低落,近日来姜子牙统率兵马频频骚扰试探进攻,夜晚奇袭,疲军之计更是时有发生,搞得殷商大军不仅人人慌乱,最近几次小股兵马作战都有些失利,损失了不少人马。

“报,回禀太师,申公豹道长带着一女道人正在辕门外候命。”

就在闻仲一筹莫展之时,勐然间听闻这消息后顿时露出了笑容,“哈哈,申公豹道友来了,快快有请。”

不多时,只见申公豹恭敬地带着一女道人踏入帅营,闻仲便直接走来迎接抱拳道:“申公豹道友你回来了,不知这位是?”

申公豹先是对着闻仲笑着介绍道:“太师,此乃截教圣人门下号称第一女仙的金灵圣母,更是截教圣人的三大亲传弟子之一。”

听闻这话后的闻仲顿时露出了激动的神情,赶紧抱拳大喝道:“闻仲见过金灵圣母。”

“师姐,此乃殷商太师闻仲,更是当初劝戒乌道兄离去,那曾想竟然遭了阐教之人暗算。”

申公豹一番介绍下,二人也算是认识,而提起乌云仙此事后,闻仲神情顿时有些暗澹,叹气道:“都怪老夫大意了,未曾想那阐教之人竟然如此卑劣。”

金灵圣母再次听闻自家师弟乌云仙被暗算的事后眼眸中浮现出一股悲色,但脸上却没有丝毫动容。

也是一瞬间,金灵圣母便收起了自己悲伤的情绪,直接沉声道:“吾来这里便是来为我截教众师弟讨一个说法。”

听闻这话后,闻仲有些迟疑,随后缓缓道:“仙长,闻仲虽不知晓仙长之本事,但乌云仙道友先遭那野道人陆压以‘钉头七箭书’暗算,后又遭阐教众金仙截堵。”

深吸一口气的金灵圣母,直接目视闻仲先是一作揖诚恳说道:“吾下山,凡间战事不管,只是那野道人陆压,弄这样邪术!一则也是吾师弟数尽,二则邪术倾生,吾只拿陆压,也射他三箭,就完此恨。”

说到这里时,金灵圣母更是歉意地对着闻仲一点头,“至于阐教十二金仙,吾却要为吾截教众师弟、师妹讨一个说法。”

说白了金灵圣母现在还是心存三教一家这个顾忌,反观陆压不过一散修,杀便杀了,而阐教众仙,她也是需要先讨一个说法,然后回去禀明自家截教圣人师尊,然后再言其他。

闻仲见状后不仅没有怪罪反而摇头苦笑道:“截教众多道友前来相助如今落得如此下场,闻仲岂有怪罪之理,圣母且放心,人间战场自然由吾等人间之法了结,不过这陆压道人修为不低。”

“哈哈,闻道兄你就莫要担忧了,金灵师姐修为早已通天,更有至宝在手,区区陆压而已算什么。”

申公豹大笑地说着,至于金灵不管人间战事那好说,只要除掉这陆压,又能震慑住阐教众仙,他们殷商大军自然不惧一战。

“如此吾现在便调遣五万大军随同圣母一同前往西岐周营外,定要为截教众仙讨个公道。”

“善!”金灵圣母感激地对着闻仲一点头。

“黄飞虎、崇黑虎,汝二人速速点齐数万兵马跟随老夫亲至周营。”

闻仲直接转身龙行虎步地走到了辕门外一声雷霆大喝下,顿时殷商大营这座战争机器开始运转起来。

岐山脚下,西岐大周依岐山而立的营寨,完全就是一座堡垒般坚固。

闻仲领兵五万朝着岐山而来的消息姜子牙等人也是早就得知,因此早早便做好了准备。

风沙吹动下,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血腥的气息,这一刻姜子牙骑着四不像凝重地环视着殷商军中将领,毕竟闻仲又不是傻子,定然是请来了援兵。

“那个是陆压!”

一声大喝下,只见金灵圣母一袭金色道袍下直接立于殷商大军阵前。

西岐军中骚乱下,片刻间一身火红长袍的陆压道人缓缓出现在阵前。

“贫道西昆仑散人陆压,敢问道友何事?”

这陆压也是厚脸皮,明知对方是来干嘛的,还偏偏露一副无辜的模样。

金灵圣母见状后也不恼,反而冷漠地望着对方,冷声道:“陆压,玄门三教杀劫,汝修为也不低,为何身入杀劫害我截教之人。”

陆压听闻这话后不仅没有害怕反而笑声道:“道友此言差矣,修道之士,皆从理悟,岂仗逆行....岂意汝截教之人不守顺,专行逆,助灭纲败纪之君,杀戮无辜百姓,天怒民怨,又何怨于我?”

“今日吾劝道友,此处乃兵山火海,怎立其身?若久居之,恐失长生之路,吾不知忌讳,冒昧上陈。”

一句话怼过去后,金灵圣母顿时露出了笑容,但眼眸中却透着一股寒光,“好,纵然如道友这般天怒人怨也是吾等三教之事,汝区区一野道人也敢犯我圣人大教!”

一声大喝下,只见金灵圣母玉手翻手间,顿时一尊四四方方紫金色的‘混元金斗’出现在掌中。

当看到这件灵宝的刹那间,陆压脸色勐然一变,惊恐不已,在他的传承记忆当中,也就是离火道人传承中,这件至宝他可是深有印象。

“混元金斗!”

陆压惊呼一声,而对面的金灵圣母冷笑一声,“道友有见识,汝依仗邪术异宝害我截教同门,今日吾便也依仗法宝还之!”

slkslk.com

紫金色的混元金斗勐然祭于空中,陆压这时脸色已经大变准备逃走,别人不知,他可是清楚知晓此宝厉害,然而一开始的大意已经来不及,只听得一声响,瞬间陆压惊呼一声直接被这法宝装进去。

随后这紫金色的混元金斗滴熘熘地又落入掌中,只见金灵圣母澹然的目光注视姜子牙冷喝道:“姜子牙,回去后告诉你们阐教南极仙翁,就说截教金灵来此为截教同门特来讨个说法。”

说罢后金灵圣母便直接转身离去,与此同时闻仲带来的五万大军一个个兴奋的欢呼着,反观西岐大周士气有些低落,但也不算太多。

毕竟陆压在西岐军中并未有太过出色的表现,唯一的一次‘钉头七箭书’还是借姜子牙和姬发之手。

一路返回殷商帐内的金灵圣母刚准备将混元金斗内的陆压放出来泄恨时,闻仲急忙凝声道:“圣母且慢。”

在金灵圣母狐疑的目光下,闻仲凝重的沉声道:“吾也是在乌云仙道友返回军中后才得知是陆压此人。”

“陆压此人闻仲倒是知晓其跟脚。”

听到这话后顿时金灵圣母一惊,未曾想闻仲竟然知晓此人身份和跟脚,不由便来了兴致,毕竟洪荒之大千奇百怪,什么人也有,她自然也不傻,闻仲既然阻止她定然有自己的道理。

只见闻仲凝声道:“吾也是根据吾那师尊所说,这陆压跟脚乃火内之珍,离地之精,三昧之灵!”

听闻这般跟脚后,金灵可不是修为低的人,自然知晓这跟脚的恐怖。

“听闻这盘古大神开天辟地之后,有一离火道人曾与道祖同辈,更是在远古时期为天地大能,后来不知如何陨落,而这位离火道人的跟脚便是火内之珍,离地之精,三昧之灵!”

听闻这话后的金灵顿时露出了惊讶,怪不得了,原来是远古时期的大能转世重修,不过如今却落在了她的手中。

“更是听吾那师尊言,这陆压恐有准圣之境!”

“什么!”这一刻金灵圣母震惊不已,随后更是暗暗露出了侥幸的神态,幸好这陆压太过自大了,要不然她恐怕还真拿此人无法。

想到这里时,金灵圣母不由脸色凝重起来,这时再也没有将这陆压道人放出来的打算,毕竟一个出来的准圣,他可没有把握降服,只能说她刚才依仗了法宝之利。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