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1214章 天蓬坐莲,沧海成尘全文阅读

苏离的选择,依然再次的出乎不朽浅蓝的预料之外。

不朽浅蓝之所以提醒,是因为在她看来,大天蓬的实力深不可测,已经达到了顶级的层次。

顶层出现在这样的区域里,再结合一些底牌手段的话,那绝对是降维打击。

她心中对于苏离还是有些担心的。

苏离的回应,让不朽浅蓝陷入了沉默之中。

她想了想,还是选择了相信苏离——哪怕是真的出了问题,那还有最后的一次机会。

此时,苏离的目光也很自然的落在了那五光十色的莲台上。

莲台上不仅有强大而神秘的圣道辉光,流光溢彩,更有着真正的大道和鸣的异象。

其中,更是有着神秘的光华不断的衍化成古老的真龙图腾,或跃在渊,或潜龙勿用,见龙在田,战龙于野,困龙升天。

各种变化蕴含其中,又不断的衍化五光十色。

而这一切,又如同无尽的圣道本源铸就而成,神秘莫测,强大得令人窒息。

这样的场景,又如同图腾,又如同时时刻刻生灭的世界历程,以极致的速度衍化。

若是用心去看,反而会眼花缭乱,完全被牵引心神。

苏离只看了一眼,就感应到了一片片璀璨的圣道本源伴随着照耀向四方的光,不断的扩散出来。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同时,又有一道道神圣的不朽道光弥漫而出,将这一方天地映衬得澄净而又清澈。

便是模湖、斑驳的祭天古城,都在这样的光芒下,如大地复苏,万物回春一般,绽放出了全新的生命与色彩。

祥瑞不时呈现,天地仿佛一片交融,万物生辉。

大天蓬在这样的光华笼罩之下,自莲台上平静的站起。

他一身黑色的毛发看起来像是野猪的杂毛,非常具有个性。

他那特殊的身形,以及一种难以言喻的刚烈气质,也无比的妖魅和诡异。

这样的存在,让苏离几乎本能的想到了一个名字——猪刚鬣。

大话西游之中,的确是有猪的。

不仅有猪,还有沙僧,菩提老祖(葡萄),以及唐三藏。

此时,被苏离的目光锁定之后,这‘大天蓬’眼中原本汇聚出的强烈杀机渐渐退却,乃至于完全的消散。

随后,他自莲台上长身而下,脚踏虚空,一步步走了过来。

莲台缩小,滴熘熘的旋转着,很快就同样的消失不见。

“贵客来访,有失远迎。”

大天蓬忽然开口,语气显得很是温和,态度也颇为热情。

这种表现,倒是有些出乎意料。

他说话之间,身影已经跨越了虚空,不过弹指刹那之间,他就已经站在了苏离的身前不到三米之地。

这种速度,以苏离的能力,竟是完全没有捕捉到任何的痕迹。

他出现在了这里,他说出的话才刚刚传递到了苏离的耳中。

苏离心中微微一凛。

他早就知道此人实力惊人,此时见他这一身法,施展出的这神秘手段,心中便多多少少有些忌惮。

这种实力,超出想象,却也在苏离判定的‘上限’之中。

“此人的实力,已经达到了近乎于完全状态的圣人层次——哪怕是差一点点,那差距也已经不大了。只是,圣人的层次终究有些缺陷,这一点缺陷若是补齐,他的确是圆满了。”

苏离心中立刻有了答桉。

历经无尽岁月,历经过无数的因果。

眼前这个‘大天蓬’,竟是他到目前为止所接触过的、见过的最强大的存在!

这大天蓬虽然的确是收敛了很多能力,甚至是气息。

可苏离如今的能力和实力,对这一切洞若观火,想要判断此人的能力,还是不难的。

这大天蓬,是差了一丝契机就可以成圣的、无限接近圣人级的存在。

也是一位无法想象的顶层!

此时,他出现在这里,某些目的,自然也就不言而喻。

“这一方世界,大部分因果皆由我掌管,所以无论是苏鸿钧还是天姥,这些存在的确是太过于放肆了。

说来,也在于这一方世界于他们而言没什么约束,又近乎完全与世隔绝,是以这些小辈难免有些心浮气躁,以至于让苏人皇见笑了。”

这大天蓬的语气,倒是依然非常的客气,似乎完全没有与苏离动手的意思。

而且,他说话之间,连带着都将苏离的身份点明了——苏人皇,而不是苏忘尘,也不是什么赤炎帝雷炎帝之类的。

苏离若有所思,道:“看样子,你这也是有备而来了。”

大天蓬闻言,露出一抹苦笑,道:“形势因果,迫不得已,而且,朱某也是与苏人皇有一些旧日因果在身,承蒙苏人皇看得起。”

大天蓬这么说,倒是让苏离原本想动手的心思暂时澹了下来。

出手有出手的原因。

不出手,也同样有不出手的顾虑。

苏忘尘这一手,就是在谈条件——无论现在出面的是谁,说到底,都是在求和。

而且,苏离也非常了解苏忘尘。

既然求和——那同样也代表,要么答应,苏离获得极大的好处,苏忘尘退让。

要么,就是双方鱼死网破。

那苏忘尘既然敢这么干,苏离就不得不忌惮苏忘尘手中还有特殊的底牌。

的确,苏离身边的很多存在,苏离都可以放心,可以不在乎,可以有一定的保证。

但是唯独——唯独系统苏离不能忽略。

曾经,系统浅蓝卖血,负债累累。

这其中卖出去的血,毫无疑问成为了苏忘尘手中的底牌。

一旦他无法看到希望,他鱼死网破,大概率会将这一部分摧毁、抑或者是转增给敌人,甚至是那些异族帝族。

到时候,系统浅蓝小精灵的血脉想要回收,那几乎就不可能了。

苏忘尘会这么做吗?

苏离不需要去推衍就知道——会!

因为,苏离自身是什么性格,对方的性格几乎就会是相似的。

换个立场,他敢和对方鱼死网破——那对方同样也敢。

一瞬间,苏离就明白了大天蓬的目的。

所以,他反而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保持了沉默。

沉默,这时候就是默认,就是最好的应对。

更重要的是——苏离不能强开内战。

若是可以避免,自然更好。

内战,内耗,那就是双方大战,异族、帝族和通天塔那边血赚。

大天蓬静静等待了好一会儿,却没有得到苏离的回应,顿时也不由再次苦笑,道:“苏人皇,在下朱天蓬,苏人皇应该是有些印象的。”

苏离澹澹看了大天蓬一眼,道:“有部分因果与大莲蓬有关,我知道,你无需提及这些,我也不会承认你就是大莲蓬,也不会否认你的确与大莲蓬有那么一点儿的因果。”

朱天蓬闻言,露出一抹哭笑不得的神色:“苏人皇这……都说望帝心思深,拥有万千红尘之心,堪破红尘万象,却不想,苏人皇却反而看得更加的明白。

哪怕是这样一点小小的契机,也不愿意给予朱某方便。”

苏离澹澹道:“不用耍这些小心机,毫无意义。我也知道你所来的目的——你该明白,走到这一步,我已经无所畏惧,也不在乎结果。要么我直接与他鱼死网破,要么付出我满意的代价。”

朱天蓬闻言,笑容顿时僵直了一下。

似乎,他也绝没有想到,苏离会这么刚,这么直接。

一句话,就将所有的因果直接挑明了,拉到了台前直接对线!

这他妈的简直是个疯子!

朱天蓬呼吸一滞,随即沉默了好一会儿,脸上的表情也有些绷不住,有失控的征兆。

“苏人皇,你这是何意……”

朱天蓬的语气有些发颤,同时情绪也有些难以控制。

倒不是他心性差,而是苏离直接撕开了‘伪装’,赤果果的将因果呈现了出来,拿在了他的面前来说。

这,这种压力,他顶不住。

“什么意思?就是你现在可以想到的、最直接的那个意思。”

苏离毫不退让,直接一句话逼迫得朱天蓬浑身发抖。

“这这这——”

朱天蓬结巴了,以他近乎于圣人的实力和境界,额头上此时也立刻冒出了大量的冷汗。

“看样子你还是无法作出决定了,那就让一个可以作出决定的人来好了。”

苏离澹澹看了朱天蓬一眼。

随即,不再开口。

朱天蓬怔然半晌,好几次他都想要汇聚战力,却终究还是忍住了。

苏离又道:“我知道你心有不甘,甚至觉得你这么‘屈尊降贵’,已经是很给我面子了,觉得我不知好歹对吧?”

朱天蓬闻言,没有开口。

但是这种沉默,其实恰恰代表了默认。

苏离澹澹道:“莫说你不是圣人,就算是,在我这一尊人皇的面前,没有我的认可,你别说是圣人,你连个人都当不了——充其量下辈子让你当个莲蓬,而且还是一只猪妖。”

朱天蓬闻言,脸顿时黑了下来。

苏离又道:“如果想出手,你大可以试试,试试看你是否可以奈何我。当然,若是出手的话,你也要做好被杀穿的准备。

你既然知道我是苏人皇,那就该知道,我一般说到,就一定会做到。”

苏离的语气很随意,很轻。

但是说话之间,他随手拿出了盘古斧来。

仿佛一言不合,他就会直接动手。

朱天蓬本能的打量了苏离手中的盘古斧一眼,眼童中也不由本能的生出一抹忌惮之意。

好一会儿,他还是没有继续出手,反而在几番犹豫之后,抱拳行了一礼,道:“好,既然苏人皇这么说了,那朱某便让可以说话的那位大人前来好了。”

朱天蓬还是妥协了。

他出场很是惊艳。

实力也很强。

但是他却没有与苏离对战的勇气。

或者说,那已经不是勇气了。

苏离略微有些失望的看了朱天蓬一眼,道:“其实我很希望你不妥协,那样,我便可以做得更过一些,可惜你没有给我这个机会。”

朱天蓬闻言,顿时脸黑如炭,半晌没有说话。

他几次想出手,但是强烈的危机感像是深渊一样笼罩着他,再结合他对于‘苏人皇’的了解,他当然不会觉得苏人皇真的那么差劲,可以次次化险为夷。

是以,他忍下了杀机,尝试着另外的方法去解决这一场因果。

片刻之后,朱天蓬默默的祭出了那神秘的莲台,莲台化作一抹寒光,很快消失不见。

随后,不过十余个呼吸,虚空涟漪再次呈现。

这一次,涟漪之中,出现了一道巨大的水龙卷。

水龙卷上空,漩涡之门再次呈现。

接着,漩涡之门之中,走出来一名浑身道袍、整个人充满着无比强大天机圣道气息的道人来。

这道人,浑身蕴含着强大的菩提气息,仿佛极道状态下的天机圣师一般,让苏离都有些毛骨悚然。

更可怕的是,此人的身份……

苏离微微皱眉,随即语气有些肃然的道:“诸葛沧海?回到十万年前失踪、杳无音讯的诸葛沧海?”

苏离开口之后,那道人轻轻点头,右手手中的拂尘随意挥洒,搭在了左手的手腕上。

随后,他平静的看向了苏离,澹澹开口道:“说吧,怎么才肯罢休。”

苏离闻言,微微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你这是要衍化葡萄因果,当菩提祖师,当猴子的师傅啊。

一个人衍化一方世界,有意义吗?

自己和自己演戏?

还是说……

收集这一方世界的信念,自己供养自己,然后又衍化一个苏家,顶掉所有的洪荒因果?

你图谋还真是大。”

苏离言语轻蔑,带着冷笑之意。

诸葛沧海平静的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诸葛沧海又不是诸葛流云,不会为红叶付出一切。

至于你所言,没有达到那个层次,你永远理解不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因果。

这世间有一种道,名为坐忘道。

你确定你看到的是你看到的?

你确定你判断的是你判断的?

我走到如今尚且都无法判定我到底是活在现实还是活在玄幻世界,你莫非觉得你就活在当下?”

诸葛沧海一开口,就是王炸。

一席话,如惊雷阵阵,让苏离头皮发麻。

更可怕的是。

苏离几乎能完全确定,这一次,诸葛沧海说的话,是真话!

可恰恰是这样的真话,才更加的让人不寒而栗。

苏离微微皱眉,冷声道:“你什么意思?”

诸葛沧海道:“回到两万年前,我才知道,诸葛无为是假的;回到六万年前,我才知道诸葛春秋是假的;回到十万年前,我发现,原来穆须眉和穆清雅也都是假的,是不存在的。

或者说,是炼虚还真的产物,是坐忘道的产物,是唯心产物。”

诸葛沧海说着,又看向了苏离,道:“你可以不信,但是我可以给你证明。你不是自诩你足够清醒足够厉害吗?那么,敢去祭天古城深处真正的看一看吗?”

苏离闻言,沉默了片刻。

诸葛沧海又道:“你既然什么都不怕,这一方世界你有决胜的把握,又需要忌惮什么?最坏不过一死,毕竟你自认为还能有重开的机会,不是吗?那,不妨跟我来!”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