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从开大车开始 > 第263章 特殊材料全文阅读

“钱主任,我的活已经干完了,今天家里有点事,能不能让我提前回去啊?”

一车间的钱主任见易中海一脸讨好的看着他,心中有些怪异的感觉。

易中海仗着自己八级工的身份,向来目中无人。

平时最喜欢在车间里摆架子了,让不知道情况的人看到,还以为他才是真正的车间主任。

没想到今天的易中海竟然提前完成了生产任务,还用特别客气的语气跟他说话。

钱主任感觉有些反常。

他想了一阵后,摆摆手道:“行,你忙你的去。”

易中海大喜,忙道谢道:“谢谢钱主任,谢谢!”

钱主任只是嗯了一声,便查看其他的工人去了。

而易中海则是麻利的脱下手套和手袖,匆匆的朝外走去。

之所以那么积极,是因为易中海今天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做。

从轧钢厂出来后,他直奔街道办而去。

但路才走到一半,易中海就改变了主意。

去街道办没用啊,且不说街道办没有抓人的权利。

李卫东那媳妇于莉可就在街道办工作,谁知道那边会不会因为这个原因包庇李卫东?

易中海这次是铁了心要把李卫东拉下来,又怎么会甘心只是警告一番?

想了想后,他还是觉得这事该去找派出所的。

只要把李卫东偷电的事情坐实下来,李卫东必然得进去坐牢。

于是他调了个方向,快步走向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后,易中海一眼就看到了何雨水的未婚夫王如新。

他迟疑了一下,担心王如新会从中作梗。

但转念一想,这里可是派出所,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做到一手遮天的地方。

他昂首挺胸的走了进去,当着王如新的面,来到负责接待的派出所同志面前,敲了敲桌子道:“同志,我要报桉!”

正低头写材料的小周闻言抬起了头。

易中海在这条街也算是半个名人了。

加上他所在的院子时常闹出事,没少叫派出所的人过去调解。

双方也算是老熟人了,小周自然是认得易中海的。

忙招呼他坐下,问道:“易大爷,您这是想报什么桉呢?”

易中海板着个脸,绝尽全力展示出自己作为八级工的威严,义正词严的说道:“我要举报我们院子住在后院的李卫东偷电!”

打从易中海进来后,就一直关注着他动静的王如新听到这话,立马靠近了几分,好让自己听得更清楚些。

民警小周在听到易中海的话后,也开始认真起来。

偷电可是一个大问题,这段时间已经有不少地方发生过这样的。

虽然街道办那边三申五令,不断的宣传,也制止不了。

派出所这边只能见一个抓一个,从重处理。

想要彻底的杜绝这事。

没办法,现在的供电设备还不够完善,没法彻底监控,还得家家户户上门抄表的那种,拉根线就能偷电。

甚至有些技术型人才,还可以让电表倒转。

不像后来,直接从源头控制住,发明了智能电表,想要改动电表达到偷电的目的,纯粹是做梦。

“易大爷,您细说!”

“好!”

易中海便将自己昨天从易大妈嘴里听到的,以及自己去探查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小周听完后,眉头反而皱得更紧了。

因为这事显然不止是偷电那么简单。

正常人怎么会在偷电的时候,特意搞出这么个阵仗?不都是悄悄的进行吗?

李卫东这个搞法,那不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么?

派出所有个准则,绝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

要李卫东真是偷电,反而不是什么大事。

可要不是,这问题的性质可就不一样了。

诬陷别人,还上门了,多少会对人家的名誉造成影响。

但不管又不行。

小周想了想后,脑子里冒出道灵光。

不方便光明正大的上门,穿便服暗访不就是了!

刚好,王如新的未婚妻就住在那个院子,连理由都不用找了。

于是他对着王如新招了招手道:“王哥,这里有个桉子需要你帮忙。”

王如新正愁着没机会插手呢,听到小周的话,立马走了过去,问道:“怎么回事?”

小周便将易中海刚从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王如新听完后同样是紧皱着眉。

他的第一个念头便是易中海在说谎。

何雨水是有跟他讲过易中海跟李卫东两人之间的矛盾。

这老头屡次算计不成,还反被李卫东坑了几次,怀恨在心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只是作为派出所同志,他不能凭借自己的固有印象去判断一件事,凡事都得讲证据才行。

他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小周的邀请。

只是当两人换了一身便服出来的时候,易中海懵了。

他正想要把事情闹大呢,王如新他们不穿制服的话,怎么吸引住户的注意?

“小周同志,你们这不行啊!得穿上制服!”

小周跟王如新相视一眼后,笑着对易中海说道:“易大爷,我们是上门查访,不是直接抓人的,便服更方便行动。”

易中海摇了摇头道:“这还有什么好查的,我敢用人格担保!”

王如新跟小周心里都不以为然,真要按易中海说的做,还不知道得制造出多少冤假错桉呢!

两人干脆直接走了出去,易中海看这个情况,只能跟在身后。

只是刚拿到自行车,王如新又想起了另一件事。

对着小周说道:“小周,要不我们还是叫上供电局的同志吧,你跟我都不懂这些,可没法去验证,万一是电表坏了呢?”

小周一听也是,便道:“行,那咱们兵分两路,你去供电局叫人,我跟易大爷先去四合院。”

“行,就这么办!”

-----------------

“哎,你说那李卫东不会真的偷电了吧?”

“谁知道呢,供电局的人都上门了,我看十有八九是偷的。”

“啧,想不到啊,李卫东这个浓眉大眼的,竟然也学会搞这些了。”

“你这话说的,他们这些当司机的,最多花花肠子了,不然你以为他们为什么能这么富?光司机的工资能有几个钱啊?”

“说得也是!”

李卫东才刚回到院子,就看到一群人围在后院,在那絮絮叨叨的说着闲话。

他皱了皱眉后,轻咳了两声。

那些说闲话的住户听到声音后回过了头。

见是李卫东回来了,立马闭嘴不谈,并拉了拉其他人的衣服,示意他们也别再议论。

原本吵闹的后院,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最里头的易中海原本正在跟易大妈有说有笑的说着这个事情。

见大伙都安静下来了,不由有些诧异。

本来王如新跟小周两人私服暗访,不应该造成这样的场面才对。

奈何易中海这老头哪会甘心,在供电局的同志过来后,故意大声嚷嚷,很快就把院里的住户给吸引了过来。

王如新跟小周面对这个情况也很是无奈,总不能把人赶走吧?

只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陪着供电局的同志查看电表。

李卫东在进到内圈,看到有人搭着梯子在拆他电表的时候,已经大致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而易中海的声音也适时的传了过来。

“李卫东,别人听信你搞了那什么太阳能,我却是不信的,今儿个供电局的同志,还有派出所的同志都过来了,你有本事就当着他们的面编!”

李卫东斜了易中海一眼,澹澹的说道:“我说怎么无缘无故会有人过来查电表,易中海,你只想着举报我偷电,但你知不知道诬陷是什么罪名?”

易中海轻笑一声道:“我会诬陷你?我易中海行得正,做得正,就从来不干诬陷的事,我昨晚可是亲自来你家查探过的,你那电表确确实实是没有转动,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狡辩?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我劝你还是赶紧把事情交代一下吧,公安同志可是说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哦?那如果我没偷电呢?”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别扯这些,我就问你,我要是没有偷电,你准备怎么办?”

易中海闻言惊疑不定的看着李卫东,难道他真的没偷电?

他很快就摒弃了这种想法,觉得李卫东只不过是在诈他罢了。

“你要是没偷,我就学狗叫三声!”

李卫东眼神一亮,道:“哦?这可是你说的!”

“我说的!但你要是坐实了偷电,你也得学狗叫!”

“一言为定,驷马难追!”

话音刚落,那个爬上梯子查探电表的供电局工作人员就从上面下来了。

他张望了一下四周后,问道:“哪个是李卫东同志啊?”

李卫东立马举起手道:“是我!”

供电局的同志立马走上前扎着李卫东的手,用力的握了握。

“卫东同志,哪个太阳能电池板,你是怎么弄的,它竟然真的可以给你们供电,我甚至注意到,这多出来的电,好像还进行了反向供电?”

李卫东笑道:“这玩意是我在图书馆偶然看到了一篇文章,上面介绍国外的贝尔实验室根据光伏原理,制造出了一种可以利用太阳光发电的设备。我想着咱们京城缺点,便随便折腾了几下,没想到竟然被我搞出来了,也算是误打误撞。”

这年头,搞技术也是有风险的,万事需要小心谨慎。

“看篇文章,就能搞出国外的技术,太不可思议了。”

“就是,就是,太阳光照一下,就能发电,那咱们还用得着费那么大劲造发电站?”

“你们先别说话,等我问清楚。”

人群中走出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人,他虽然身穿供电局的蓝黑制服,却隐约散发出斯文气息,看上去像是个读书人。

“你好,我是供电局技术科的科长,马向东。你说的那个外国技术,能够具体解释一下吗?”

他见李卫东好像有点不情愿,忙解释道:“你放心,这只是技术讨论,不涉及别的。”

李卫东这才点头笑道:“光伏效应,马科长,你知道光伏效应吗?”

马科长点点头:“法国科学家贝克雷尔的光伏效应,我是京城大学物理系的毕业生,当然知道,太阳光在照射到金属结合的不同部位之间时,会产生电位差的现象。

不过这种电位差实在太弱了,想形成回路电流,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这番话然后李卫东不由高看了马科长一眼。

正准备继续解释,于莉拎着茶壶出来了,倒了两杯茶,摆在桌子上。

“站着多累了,你们还是坐下聊吧。”

“对对,卫东同志,咱们慢慢聊。”

马科长是个技术迷,虽然在毕业的时候,听从家里的意见,没有留在科研单位,但是在工作之余,依然没有放弃在电力方面的研究工作。

他身为供电局技术科的科长,比一般人更能意识到太阳能电池的重要性。

旁边,易中海看到这一幕,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他为了搞死李卫东,特意托了关系,才把马科长这位技术大拿请到四合院,想让马科长戳穿李卫东的小手段。

没想到马科长现在竟然当起了李卫东的学生。这叫什么事儿啊!

哎吆吆,心窝子疼了。

不行,坚持不住了,得赶紧回去吃药。

易中海作出一副痛苦的样子,刚转过身,便被抱着孩子的韩枝枝挡住了。

“吆喝,易大爷,我还等着你学狗叫呢!”

傻柱拉了拉韩枝枝的衣角:“枝枝,易大爷不舒服,你就让开....”

话没说完,便被韩枝枝一个眼神给瞪回去了。

傻柱害怕韩枝枝回去后给他上家法,只能抱着何花,无视易中海的哀求。

易大爷,你别怪我,今儿我要是帮了你,回家就得跪搓衣板。

“马科长,既然你知道光伏效应,那就好解释了。我在铜板的表面刻画出了电路,然后涂上了一层特殊的材料。太阳光照射在这种材料上,会导致几个电子脱离其共价键并离开原子。每有一个电子离开,就会留下一个空穴。这些电子会在周围四处游荡,寻找另一个空穴来安身。于是就产生了电流.......然后,电流在电压的作用下,储存在电池里。”

围观的住户们就跟听天书一样。

什么电子,什么原子的,开玩笑吗?

要是按照李卫东说的那样,为什么人在太阳光下,不会触电呢!

易中海也松了一口气:“胡诌,你这简直就是在胡诌,肯定是你今天在电池里冲了电。就算你没有偷电,也逃不过一个欺世盗名的罪名!”

话音落了,却发现没有人附和。

扭头看去,发现住户们的目光都着落在马科长脸上。

而马科长却闭上了眼睛,眉头紧锁。

易中海感觉到不妙,连忙闭上了嘴巴。

屋内,万籁俱寂,鸦雀无声,寂静无声。

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在马科长身上。

良久。

马科长勐然睁开眼睛,锐利目光射向李卫东:“太阳能电池的关键之处,应该是那种特殊材料吧?”

......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