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穿越小说 > 从驿卒开始当皇帝 > 第八百五十一章打仗没有,先扯皮(二合一)全文阅读

本以为陈奇瑜搞定李张等贼寇之后,完全可以为他所用,一步一步都是按照计划来的。

这些天崇祯每天都在做美梦,想着中兴大明的事。

结果突然就遭到了如此重击,让他如何能不愤怒?

心态爆炸,饶是他平日里注重自己的脾气,但这件事他也忍不住爆炸了。

毕竟招抚这件事是他点头应允的,现在想要推脱到旁人身上责任,都不可能!

最重要的是陈奇瑜也给了他足够的理由,责任不在他们头上,就在底下执行人的头上。

招抚大局本来就没有错,错就错在执行人头上,与他这个决策人没有关系。

中兴之主的头上,如何能有一丝丝的不稳妥败坏名声的事情?

崇祯为此专门召开廷议,推陕西左布政使李乔继接任陕西巡抚。

本来山西的锤匪贺今朝伺机向陕西发炮,就被洪承畴禀报上来,再让朝廷拨款的事就让崇祯不爽快呢。

如今到手的鸭子又飞了,拿着陈奇瑜的奏疏,他简直都要气得要炸了。

借着这次廷议,温体仁等阁臣请陛下裁撤边军二万,筹措新饷二十五万两银子。

温体仁只想着裁撤边军,要是这两万人的空饷没了,或者下面当真裁撤两万真人边军。

大明便是又主动把边军大批有生力量,推到贼寇队伍当中去,还不用贺今朝等人与他们相互厮杀降服。

反正按照朝廷的惯例,说让你下岗就下岗。

至于你下岗之后再就业的事情,朝廷官员就不会管了,灵活去吧。

按照目前的趋势,这些边军作为熟练工种,握习惯了刀子,大多都会选择进入反贼的行列。

反正给朝廷当兵还不要额们,那额们只好去给锤匪或者其他起义军当兵挣口饭吃吃了。

兵部尚书张凤翼对于裁撤边军两万的规模,非常赞同。

如今就是边军太多,又大多没有训练,莫不如精兵简政,如此朝廷也可以少花点钱。

他命令豫兵、晋兵从潼关、华州入陕,楚兵从商州、雒南入陕。

川兵从汉中、兴安入陕,尽天下之力入陕围剿,先灭群贼,再灭锤匪!

崇祯对此表示非常赞同。

朝廷的各种各样的命令还在路上。

可贺今朝已经渡过黄河踏上陕西土地。

此番小规模袭扰陕西,是为了调动官军。

贺今朝并没有带领大军渡河,身边也只带了一个车营三千人。

就这还攻破了河曲对岸的清水营、孤山堡、木瓜堡、镇羌堡等,威逼神木。

神木县里守卫的便是姜襄的哥哥,延绥副总兵姜让。

他纵然是接到了弟弟的书信,非常有气概,没有立马出城投降,而是据城而守。

姜让差人去榆林卫请杨麟前来救援。

杨麟直接收缩兵力,回复信使长城外有蒙古人来袭,他是断然不能分出兵马。

叫姜让坚持守卫神木,三边总督马上就会派兵来救援咱们的。

姜让听到杨麟这个回话,简直要气坏了!

幸亏贺今朝没有真的攻打神木县的意思,只想消耗官军的有生力量。

要不然守城,他根本就守不住。

贺今朝接到陕西最新的消息。

陈奇瑜给上籍军门者足有三万六千人,余者给免死票,叫他们回乡务农。

李自成部下高杰率领三十骑破陇州,利用陈奇瑜的手谕取得当地知县信任。

得此消息后,陈奇瑜命麾下严阵以待。

高迎祥等人攻凤县,不克,转头攻宝鸡,不克。

同样攻凤翔不克,遂西向千阳、陇州,向李自成等部靠拢。

无论如何,起义军攻城的本事,依旧是弱的很。

特别是高迎祥一直注重自己麾下的精锐重骑兵的培养,步卒孱弱的很。

此番在车厢峡内骑兵和战马损失惨重,攻城那就根本没啥希望。

五省总督陈奇瑜移师凤翔,命令参将艾万年救陇州。

李自成指挥麾下士卒撤出陇州,目视艾万年趾高气昂的进入陇州县城后,派高杰率兵围困县城。

陈奇瑜得知消息后,便派遣参将王世明援救陇州,结果中了李自成设下的埋伏。

大明援军全军覆没,王世明被流寇击杀于两军阵前。

高迎祥等人会和李自成后,一直围困陇州,也不攻城,就等着官军来救援,半路打援军。

李自成因为艾万年同样是米脂人,令高杰给艾万年射书信约定反叛朝廷。

艾万年不做答复。

通过这件事不知道李自成怎么就开始怀疑高杰,让他回去守老营,派遣别将前去围困艾万年。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高杰回去之后,自是见缝插针与李自成的妻子邢氏腻乎在一起,而李自成则是与高迎祥等人厮混在一起,研究如何对付即将到来的官军。

李自成在军事历练上越来越成熟,但却守不住家里的一个B点。

贺今朝看着汇总的一些消息,微微挑眉。

“我这个驿卒同行,在军事处理上当真是历练出来了。”

先手利用信息差,直接诓骗一座县城,在众多义军队伍里优先获取落脚点。

然后李自成装作畏惧官军,请君入瓮,最后再来个围点打援,开始诱降城内守军。

妥妥的大凌河战事翻版!

关键是敌手明军,无论是在东边还是西边,上当的总是他们这个群体。

张福臻看完之后,连连点头,既然起义军打的火热,那他们也不能落后:

“主公,我们还要继续进攻向榆林卫进发吗?”

“不着急,无论如何都得等朝廷先调拨兵马进来围剿,等看他们如何调动,我们再做其他安排。”

贺今朝顿了顿说道:“派人来附近的军堡,帮助他们稳定生活,纵然今年不会大规模进攻陕西,也得把桥头堡搞好喽。”

“明白。”

张福臻应了一声,杨文岳则是被贺今朝派到晋南,去主持渡河调动引诱官军的工作。

既然陕西乱起来了,那就让他乱的更加彻底一些。

三边总督洪承畴接到消息后,整个人都要裂开了。

大好的局面,功亏一篑!

他本以为陈奇瑜能够处理好这些事,面对贺今朝的渡河威胁,他不可能不管。

所以兵分两路,一路往晋南方向,守卫潼关,免得被锤匪得手。

他亲率大军往晋北而来,这里面临着蒙古人和锤匪的双路威胁,需要重点防御。

结果洪承畴走到半路上,就听到陈奇瑜要招抚这些贼子的事,赶往派人去制止,顺便给皇帝上了奏疏。

结果这两件补救的事情,全都石沉大海。

此时两个月都已经过去了。

在等他得到确切消息,是李自成等贼寇已经祸乱陕西西南部。

洪承畴气得破口大骂,陈奇瑜他尾巴翘到天上去了,听不进去劝告。

此人的表现甚至还不如杨鹤呢!

在洪承畴看来,至少杨鹤没啥大本事,造成的危害不会很大。

哪像陈奇瑜稍微有点本事,还顺顺利利的没遇到挫折,结果就越发的骄傲自满。

一下子栽了个大跟头,导致事情越发糜烂起来。

“陈奇瑜误我陕西大事,绝不能再让他继续干下去了。”

洪承畴在心中已经下定决心,要搞走陈奇瑜。

这个人上位之后,对于大明起不到什么好的作用,此人的才干也就是一方巡抚到头了。

在往上爬,他没那个脑子!

练国事被逮捕押入诏狱的事一经传开,直接就引起陕西官绅的不满。

他陈奇瑜老家在山西,已经被锤匪控制,招降被困在车厢峡里的那些流寇。

他指定是收到了贺今朝给他送去的大批钱财,所以才会主动提议招安贼寇,导致目前陕西大乱。

但陕西官军当真是冤枉陈奇瑜了,他是一分钱都没有收。

流寇贡献的钱财,都被他的左右等人给收走了。

陈奇瑜的目标是想要入阁拜相,绝不是靠钱财就能贿赂他的。

要是李自成胆敢派人送钱给他,这招安的事说不准就得吹了。

这种污点陈奇瑜是绝对不想拥有的。

特别是陕西巡按御史傅永淳以目击者的身份,向崇祯揭发车厢峡事件的前后经过。

然后得出结论是目前陕西局面大坏,全都是陈奇瑜一人主抚流毒所致。

傅永淳列举陈奇瑜溺职、玩寇、失机、助盗、嫁祸、党恶、辱国七项大罪。

总之按照陕西目前的形势,贺今朝在与洪承畴对峙,双方皆是很克制,明白自己的作用。

陈奇瑜也无心追剿贼寇,而是在一直上书为自己辩解。

因为他深知在怎么补救都没有,只有获取当今陛下的信任,才可能会有翻盘的机会。

要不然这辈子的仕途都完了。

什么他娘的入阁拜相的美梦,通通都得在诏狱里去做了。

朝廷内阁、皇帝接到陈奇瑜的弹劾,以及陕西官员弹劾陈奇瑜的奏疏。

至于聚集天下之兵进入陕西之后,该如何调动,都不重要了。

崇祯看着傅永淳的奏疏。

陈奇瑜身负皇上重望出任五省总督而见事悠忽,轻信间谍,不尽力所当为,是为溺职;

闯寇发难,荼毒生灵,数省之地几无孑遗,而身膺阃无同仇,坐视他们出山,是谓玩寇。

明知其不可抚而故意抚之,使得数十万垂死之贼狡逸而去,是谓失机。

果其为抚,贼未出栈道不思解散之方,贼既出栈道不思制驭之策,乃涂饰抚局,如休小儿,使贼锋益锐而力益强,是为助盗。

委咎于守令,而谬嫌其不开门揖盗,是为嫁祸。

自堕于贼网而得张凤翼表里为奸,是为党恶。

使力不足势不及,尤可言,屯兵百万,而坐失机宜,亏损国威,是为辱国。

且贼首未缚,党羽未散,抚局未成,而奸愚相济,巧于得旨,是为欺君。

如此七条大罪,光把陈奇瑜关进诏狱是显然不可能平息的。

崇祯越看越气,最气的便是最后欺君这一条。

他这辈子最恨别人欺骗他!

按照先前的位置排位,崇祯对陈奇瑜的信任已经排在了洪承畴前头,在温体仁后面,要不然也不会让他出任五省总督。

至于排位第一信任的人靖辽伯遥遥领先。

同样三边总督洪承畴也给了自己曾经麾下致命一击。

他再次上书陈奇瑜主张招降,说贼寇已经洗心革面,不许沿路的官府盘问,故而入县后没有一人敢诘问,入郡后连主官都不敢询问。

开门揖盗,剿抚两妨,恐为祸不止三秦!

洪承畴奏疏的意思便是车厢峡事件,完全就是陈奇瑜失职所造成的恶果。

他又不肯主动承担责任,妄图嫁祸于人,可见此人无才又无德。

陕西巡抚练国事无故受到诬陷,当然更加不服。

他在押往进京的路上就开始写奏疏,向崇祯坦白真相。

练国事直言陈奇瑜一手策划的抚局最终导致纵贼出险,应负全责!

崇祯看着练国事复述的真相:

“汉南贼人尽入栈道,陈奇瑜传檄止兵,臣不觉仰天长叹。

一个月内招抚强寇四万余人,悉数从栈道进入内地,饮食从何而出?

如何能保证不会有抢掠发生?

且一个总兵参将所率不过三千人,而一贼首拥兵万人以上,如何能控制他们?

我官军围剿总数不过两万人,而降贼足有四万多人,岂是内地兵力所能控制的?

若是怪罪臣不先手堵截,则先有陈奇瑜止兵檄文;

若是贼寇已经真心受抚,因误杀使之哗变,然未误杀之前就已经攻破陇州、永寿,是何道理?

今事已至此,唯有调集大军前去围剿,若是仍有愿意回乡种田,则禁止士卒围剿,三秦之祸才能迅速平定。”

崇祯的脸色已经变了,因为陈奇瑜麾下的人说的都大差不差,甚至连卢象升送上来的文书,也皆是说陈奇瑜下令的。

陈奇瑜单独给卢象升写信强调什么事,卢象升这个不曾结党的人,自是对皇帝实话实话,终究没有如了陈奇瑜的愿。

但兵部尚书张凤翼与陈奇瑜是姻亲关系,自然是秉承着帮亲不帮理的心思为他辩解。

同时也是为了掩饰他自己的过错,一味的给陈奇瑜说好话。

如此行径便是惹了给事中的弹劾,上书弹劾陈奇瑜、张凤翼结党误国。

所有人都在指责这个为首的,崇祯如何还能相信陈奇瑜的辩解?

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崇祯心中已然清楚事情的真相。

他终于意识到陈奇瑜在车厢峡招抚的严重后果。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