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魔法小说 > 人在综墓,卸岭盗魁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太岁须全文阅读

“你们看那!”就在这时,王凯旋忽然指着玉棺方向惊呼出声。

陈子延等人连忙看过去,就看到在玉棺的旁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红色身影。

等到几人仔细看过去,就发现这红色身影赫然便是先前被他们送回去洞里的那具干尸,不过现在这这具干尸身上缠满了那种红色肉线,所以看上去比刚才壮实很多。

“这是诈尸了?还是被那红色肉线给附体了?”胡八一下意识问道。

“要是诈尸也不用等到现在了。”陈子延说道。

这很显然是那红色肉线感受到了威胁,所以想要操纵这具干尸来对付他们。

在想到这个可能后,陈子延第一时间想到的并不是这具干尸会带来什么威胁,而是想到了这红色肉线可能具备思考能力。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玩意可就值得考究了!

不过在下一刻,陈子延就自己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那被红色肉线附着的干尸,刚刚迈出一步就自己摔到了地上。

虽然有着红色肉线的缓和,但这一摔还是对干尸造成了不可避免的伤害,陈子延表示自己看得很清楚,这家伙刚刚绝对把自己的胳膊给摔掉了。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不过想想也正常,这干尸不知是多少年前的产物,能够保存完整已经很不容易,现在被这么一摔,没有彻底散架就已经算是那红色肉线给力了。

“这………是来搞笑的吧?”王凯旋有点小茫然。

倒是胡八一面色严肃,说道:“现在看起来确实有点搞笑,但要是里面的载体是刚刚那具尸体,可就不会是这样一副场面了。”

他刚才的第一反应也是想笑,但随即就想到了这点,在脑海里很简单的置换了一下,他就有点不寒而栗的感觉。

别看现在这红色肉线很好对付,但不出意外刚刚那尸体的强悍恢复能力就是来自于对方,如果让两者结合在一起,那所能产生的效果绝对是一加一大于二!

经过胡八一这么一提醒,其他人也是想到了这点,都是深深看了眼那正在挣扎起身的干尸一眼。

陈子延想了想说道:“看样子这红色肉线是以一种独特的规律在行动。”

他敏锐的发现,在刚刚那具尸体没被彻底摧毁前,这红色肉线一直在朝着它所在的位置靠拢,而在其化作了飞灰以后,这些红色肉线就更换了目标。

而最为明显的特征,除了这具被包裹操控的干尸外,那张红色地毯的动向也是一个有力证据。

只见在这具干尸出现以后,那原本朝着他们这边蔓延的红色地毯,就像是收到了一个信号一样,果断开始朝着来路退去,所以陈子延才会这么说。

雪莉杨说道:“这种特性有点古怪。”

这种红色肉线的表现,就好像它们只对尸体感兴趣一样。

如果是具备强烈攻击性的物体,那此刻应该冲着他们而来才对,但现在事实说明并非如此。

丁思甜回忆了一下自己曾经的经历,有些犹豫的说道:“好像跟我以前遇到过的那些东西不一样。”

她不太确定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但相比起以前遇到的东西,这红色肉线的格调好像低了不止一筹。

陈子延听到她这话,毫不犹豫的说道:“当然,这肯定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

虽然陈子延对于丁思甜以前的经历并不清楚,但他知道的就有宝相花和尸香魔芋这两种,相比起这两种堪称恐怖的存在,这红色肉线如何能相提并论。

尸香魔芋的底细暂时不清楚,但那宝相花可是传说里古神的后裔啊。

王凯旋没心思去管这些,便问道:“我说几位,咱们先别谈论这些,还是先说说该怎么对付这玩意吧?”

他觉得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这红色肉线给彻底解决,顺带把玉棺那边的其他麻烦也给处理掉。

现在最为危险的尸身已经被解决,那至今没被损坏的玉棺,他胖爷可就要笑纳了。

陈子延看了眼那已经挣扎起身的干尸,想也不想就甩出了一枚短箭。

别看这玩意看起来挺弱鸡的,但子弹还真未必好用,所以他最后还是选了短箭。

虽然这枚短箭是陈子延随手甩出,但上面虽蕴含的力道却是丝毫不弱,在一道破风声中狠狠落在了那干尸的肘关节处。

尽管有着红色肉线的阻挡,但并没能起到太大作用,短箭眨眼间就突破了阻碍,狠狠扎在了干尸那皮包骨的关节位置。

卡察——

伴随着一道轻微的骨裂声,短箭裹挟着一些骨骼碎片,穿过干尸的胳膊,直接没入了其身后的树身。

见到这样的后果,陈子延扭了扭脖子,把自己的防护服穿好,说道:“做好防备直接上吧,这玩意没什么危险。”

说完以后,他就拎着长棍冲了上去。

人刚刚走到近前,一记力噼华山就已经落了下去。

其他人见状也是有样学样,纷纷提着武器欢快冲了上去,一时间长棍、工兵铲、伞兵刀翻飞,以各种刁钻的角度落在干尸身上,每一次攻击都能搅起一团团红色肉线。

而在他们脚下还有着一层红色‘地毯’,这些红色肉线就像是没发现他们一样,前赴后继的朝着被殴打的干尸涌去。

这也就导致陈子延他们不断打飞红色肉线,但眨眼间那缺口就已经被修补好。

“陈爷,这红色肉线怎么没完没了啊?”开始时候还挺爽,但过了一会就有点疲惫了,王凯旋这货第一个失去了耐心。

“再坚持一会,把树身里的红色肉线都给引出来。”陈子延说道。

陈子延可不是单纯为了发泄,而是想要以这样的方式,将隐藏在树身里的红色肉线给引出来。

要不然的话,他想要处理这具干尸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

胡八一想了想,就明白了陈子延的想法,问道:“陈爷,这能行吗?”

虽然他不得不承认,这方法有一定的可行性,但这个‘一定’到底多大实在是难以考量。

嗯,就他个人而言,成功率估计很不理想。

别说是胡八一这样认为,就算是丁思甜和雪莉杨也都是这个想法,觉得陈子延这办法有些欠考虑。

陈子延没有多说什么,他觉得现在就算是解释再多,都不如等一会用实际结果来说话。

陈子延之所以会用这样的办法,还要从刚刚的事情说起,在发现红色肉线追逐尸体的特点后,他突然想到了自己在传承里所看过的一种东西。

那是一种极其罕见的植物,据传说是生长在太岁尸体上的产物,因为是由尸体而生,所以就有了追逐尸体的特性。

让陈子延没能在第一时间想到这东西的原因,是在传承里面说过,这种名为太岁须的东西是灰褐色,在颜色这一点上面没能对得上。

但是在发现追逐尸体的特点后,陈子延觉得这两者就算不是同一物种,但也应该得有的关系。

所以他就想要试试,看看能不能用诱捕太岁须的办法,把这红色肉线给引出来。

对于现在这些红色肉线,陈子延是不太在意的,因为这要真是太岁须,那这些不过是无关紧要的触须,真正的主体至今都没有出现呢。

而他的目标就是那个主体。

所以面对胡八一的问询,陈子延只是说道:“行不行也要试试再说,再等等。”

说话的同时,他的眼角余光一直留意着树身的方向。

如果说太岁须的主体最有可能在哪里,旁边的夫妻榕树无疑是最有可能。

砰——

随着长棍狠狠砸在干尸的头颅上,一股漆黑色的液体缓缓从里面渗出。

好在陈子延他们都在防护服里,并没能闻到漆黑色液体的味道,不然他们能不能全部坚持下去不知道,但两个女生怕是很难坚持下去。

不过没人知道的是,在这液体的味道传开后,在夫妻榕树的树身深处,一个看起来好像是蚕,但有着二十厘米长,四五厘米粗的红色生物,像是嗅到了绝世美味一样,缓缓挪动了自己的身体。

当这生物从树身里出来的瞬间,就被一直留意的陈子延发现了。

但陈子延并没有有所动作,而是依旧继续手里的事情,甚至力道比刚刚更重了几分,这也就导致面前早已处于崩坏边缘的干尸,在下一刻彻底的四分五裂。

见到这一幕,其他人都是收了手。

没办法,这干尸都这么惨了,他们实在是没办法继续下手。

陈子延倒是没停手,因为他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这上面,已经全部放在了身后正缓缓从树身里出来的生物身上。

正在暗自盘算着,等这东西离树身再远一点就动手。

眼见陈子延一点停手的意思都没有,依旧在那一下接一下的挥舞长棍。

胡八一忍不住说道:“陈爷,要不得了吧。”

他绞尽脑汁也没想到,这干尸是怎么得罪了陈子延,怎么都这样了还不放过对方。

最后只能将原因归结于对方的身份,没办法,有些东西陈子延虽然没有表露过,但不经意间还是展现出来过的。

陈子延没有理会胡八一,不过他的动作却停了下来,但在下一刻他的身体勐然调转,手里的长棍举重若轻的在那已经离开树身的生物身上轻轻一点。

被击中的生物完全没有抵抗能力,直接就被挑飞了出去。

不过所飞的方向,自然是远离夫妻榕树的。

其他人开始时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此刻见到这被挑飞的生物,立刻就想到了一句话,那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很显然,陈子延先前的行为,就是为了这东西。

而在这时候,那散落一地的红色肉线就像是收到了召唤一样,纷纷朝着那掉落在不远处的生物而去。

“陈爷,这是?”胡八一惊讶问道。

他现在有点宕机,没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大虫子是什么玩意啊?”王凯旋也是问道。

太岁须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条虫子,所以他很自然把这当成了虫子。

陈子延快速从背包里拿出密封袋,快补上前,赶在了红色肉线抵达前,将毫无抵抗之力的太岁须给装了进去,随后才说道:“这可不是什么虫子,这东西叫太岁须。”

“太岁须?”丁思甜难以置信的看向那在密封袋里缓缓蠕动的太岁须。

“我以前在一本古籍里看过关于太岁须的记载,但太岁须不是树根状吗?而且颜色也不是这样啊?”

熟悉药理的她,对这方面远比其他人更熟悉,所以很难相信这会是太岁须。

有一说一,要不是陈子延主动说出这名字,她也以为这是某一种虫类了。

“树根状?”陈子延看向丁思甜:“你看过的古籍里是这样记载的?”

这可跟他知道的不一样啊。

不过陈子延也没有太纠结这点,相比起丁思甜所说的古籍,他更加相信自己的传承。

而且实际桉例已经摆在了面前,说再多这东西还是像虫子。

雪莉杨仔细看了看密封袋里的太岁须,随后不解的看向陈子延:“这是植物还是生物?”

“严格来说,这应该是非植物、非动物和非菌类的第四种生命形式,看起来像是虫子,但实际上这东西跟那些红色肉线是一种东西,主要是由孢子、菌丝等物组成。”陈子延想了想后说道。

“所以说……这是一种真菌的聚合体?”雪莉杨皱了下眉。

她感觉自己好像摸到了一些隐秘,但没有抓住那一闪而过的灵感。

“那这些怎么办?”不去想这个,雪莉杨把目标放在了脚下聚拢过来的红色肉线上面。

这东西的生命力都不能用旺盛来形容,刚刚还散落一地,这会就再次‘活’了过来。

“这些东西我们也要收起来!”这话是丁思甜说的。

在接收陈子延抓到的东西是太岁须后,她就想通了陈子延的计划,所以对于这些红色肉线该如何处置,心里面已经有了答桉。

如果没有抓到太岁须,那这些红色肉线就是麻烦,但现在既然抓到了太岁须,这些红色肉线可就是宝贝了啊。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