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它小说 > 凡人修仙:从一介散修开始 > 第610章、斩尽杀绝!一个不留!全文阅读

“杀,一个孽畜都别放过!”

“这次的试炼,陨落的圣子实在太多了!”

“他娘的,耍了我等三百年,岂有此理!”

“啧啧,这地渊世界的深处居然连通着一处叫做冥河之地的独立空间?空间当中还存在一种可以相助我等合体期突破大乘的冥河神乳?!”

“且就算不考虑那所谓的冥河神乳,地渊深处的各种灵物以及那片空间内的真灵阴气,亦是一笔无法估量的财富呀!”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啊!”

“不错,金兄所言极是!这地渊就是上天送给咱们飞灵七十二支崛起的机缘!

让地渊的那些妖王糟蹋了数万年,是时候打下来了!”

地渊外。

那座边城内。

二十多位飞灵族各支脉的合体后期长老汇聚一堂!

原本,只是一场飞灵试炼。

其中的一些弱小支脉,更为了交易而来。

可万万没想到,一场小小的试炼,最后给他们挖掘到了一个能够增加合体巅峰突破至大乘期的概率、一个足以改变他们飞灵族在灵界格局的惊天大秘密。

“会不会是个陷阱?”

还是有谨慎之人提出大家现在都不爱听的最糟糕可能。

让场面冷静了一瞬。

但下一刻,赤融族的一个大汉跟幽水族的一个老妪,两位合体后期的长老,直接嗤之以鼻的进行了反驳:

“陷阱?呵,拿这种冥河神乳当陷阱吗?”

“这份鱼饵当真鲜美呢。”

两人所指,是殿厅中央凌空悬浮的一小杯灵乳。

正是某人丢出的一枚鱼饵!

数量只有一瓶的四分之一!

然而哪怕只这么一点,依旧让在场一众全都患了红眼病!

没办法,神乳的效果太好了;对于想要更进一步的他们来说,诱惑实在太大,根本没法抗拒。

这不,他们当中的三位德高望重的合体巅峰,用了三滴试验后,愿意用天价换取剩下的。

因此,确定了冥河空间还存在一条此等神乳的产出地之后,连那些原先不动心的,这时也心动了!

千年能产出十二三瓶。

每瓶足够一人使用。

也只有第一瓶的效果最好。

产量确实有限。

可就算在场每人轮着获得一瓶,最迟两三千年就能轮到自己!

这种好事,抢占先机的他们,没谁会有意见的。

“通知几位老祖吗?”

此话一出,现场安静了下来。

九越、七越、五光这三大支脉的合体后期长老,则深吸了一口气的看向其他支脉。

可以肯定,这事如果让四位老祖参与,第一份福利肯定没他们什么事了。

几位老祖定然会将第一轮的好处腰斩,最多给他们喝口汤。

哪怕三大支脉的几名长老亦不例外。

因为他们不是老祖的嫡系血脉!

准确说,自从出了三百年前罗睺降临地渊的那档子事后,嫡系血脉就再没有一个来过这座边城驻扎了。

可很显然,让他们等上三四千年,等四位老祖完成先一轮的采集,到时再给他们排轮次。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他们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特别是对于几名到场的元老会长老,更加的无法接受。

这几位之所以抛开原本的族群信仰加入元老会,为整个飞灵族奉献最后的余温;不就是因为抗不过下次大天劫,自知大限将至吗?

三四千年对于几人来说,太长了!

几千年转眼一过,他们那会儿怕是只剩坟堆里的那点骨灰了。

另外,感觉自己处于最佳身体状态,正应该不负韶华、一往无前、勇勐精进的那些合体后期乃至合体巅峰的各支长老,同样接受不了数千年的等待这种事情。

因为三四千年之后,他们固然不会变弱,但肯定有新的后起之秀杀出呀!

到时是不是又得让他们谦让一下下?

再者,长江后浪推前浪这种事,可没少发生!

他们怎么可能甘心在自己最强势的时代,错过原本属于自己的机缘,转而成全别人!

“冥河神乳的消息封锁住的吧?”

元老会资格最老的老者睁开一直闭着的双眸问道。

此人驼背弓腰,周身被一股澹澹的白雾笼罩,外人的灵眼或者神识都难以透过这层雾气看清其内的面容。

“匈老放心。

此等关乎我等能否更进一步的大事,自是不会半点疏忽。

那几名联手逆伐了一头炼虚期妖物的圣子,现在也被抹去了相关记忆,知晓神乳情况的,只有在座的我等。

而我等尽皆立下了心魔誓言,并在飞灵副册上留下了精血印记;有谁若敢对外透露,定然遭到七十二飞灵的同时反噬!

断然不可能幸免的!”

一名皂袍老者起身恭敬道。

匈老的身份可不一般。

是飞灵族上一位坐化的大乘老祖的幼子,亦是飞灵七十二支公认的目前最有希望突破大乘期的三人之一。

“嗯,这就好。”

说话间,指节在大腿上轻轻敲了一阵,一一扫视了在场众人两圈后,这才吐出一口浊气:

“看来,大家都想暂时封锁那片独立空间的消息?!”

场中一众面面相觑。

一美妇见此,率先妩媚一笑:

“匈老,独立空间是否存在,以及冥河神乳的消息,可均未做实呢!

这个时候通知几位老祖,如果消息有误,咱们不是在戏耍老祖他们吗?

这可不太好!

不若先确定了那片空间跟神乳的消息的真实性后,咱们再从长计议。

若咱们自己便能处理地渊之地跟冥河之地,何必打扰老祖的静修?

若应付不了其中的凶险,再将一些情况告知几位老祖也不迟嘛!”

众人闻言,眼眸一亮。

“步夫人之言让人醍醐灌顶!”

众人既然打得过、应付得了,却还请老祖们过来吃大头,不是脑子有病吗?

“善!”

打不过再喊增援,这才是人力资源合理分配。

“而且,清剿地渊是飞灵七十二支共同的大事,咱们也可以将大部分的压力分摊给其他不知情的各支,大家有难同当嘛!”

美妇声音落下...

“妙啊!”

“不愧是步夫人...”

“谁若能迎娶夫人作为道侣,绝对是三生有幸的事情。”

又是一片叫好。

但心底对于这个蛇蝎女人,提升了何止一个数量级的防范。

当真是最毒妇人心。

“呵呵...”

美妇却掩嘴轻笑,暗骂殿内的众人,都是些没脑子的打手。

看向背嵴句偻的老者时,眼底一闪而逝的别样色彩。

“虽说情报当中有提及,那头真灵罗睺已然撕裂空间离开,可,如果情报有误呢?”

先前谨慎发言之人,再度谨慎了一回。

“姚贤弟,你是不是太小觑我等了?”

角鹫族的一名阴戾老者挑眉不耐道。

“费兄,我如何小觑大家了?”

“哼!你也不瞧瞧,在场都是些什么存在?我等十七位合体后期,五位合体巅峰!再加上各族近百位合体初中期的圣阶高手!

别说当年那头真灵罗睺离成年还远着呢,就算他现在已经成年了,我等与之周旋一二不难吧?

再有数百名炼虚期的高阶精锐组成阵势从旁辅助,哪怕遇上落单的一两名大乘老祖,咱们说不定都能强行将对方留下!”

阴戾老者面上尽是傲然之色。

房间内二十多名在整个飞灵族都排得上号的长老,眼眸一动,若有所思。

“对呀,费老弟所言不错。

我等同心戮力,就算撞上那头真灵罗睺,就算遇到一两名大乘期...他们又能如何?”

“是啊,老夫可是记得,在当年,三名边城的长老便挡住了那头小罗睺的接连两击!

咱们二十多位同道中人,加上近百位各支长老,不说留下那头罗睺,自保是绰绰有余的。”

“机缘就摆在面前,这都错过,咱们在场谁能甘心?”

你一言我一句的,气势空前高昂。

最后,由背嵴句偻的老者起身,一锤定音:

“既如此,趁着地渊十几头妖王进入那处冥河空间,加之深处的诸多圣阶妖物又被那头真灵罗睺干掉,地渊最为空虚之际,咱们...”

“干了!”

敲定了这个基调后,匈姓老者原本弓着的背嵴,不知怎的居然变得笔直!

如同一杆重新挺起的标枪!

这一刻,一股“王”的气势骤然升腾而起,令人心折。

美妇看在眼中,异彩连连。

众人看在眼中,惊疑不定。

这位这是打算趁机更进一步,转而拿回那些原本属于他、却被某些老祖夺了去的物件吗?

飞灵七十二支,此番之后要不了多久,怕是要起风了。

...

下定决心之后。

边城这边的这台战争机器,飞速运转了起来。

大股精锐出动,欲要清扫了地渊。

口号都寻好了,那就是:复仇!

用仇恨之火点燃战火战意!

近来,七十二支的圣子跟圣主不是大量陨落在飞灵试炼当中,损失远比以往要高许多吗?

这是地渊的妖物们在作祟呀。

当然了,这是对于下层的说法。

当兵的,只需一个口号,只需认为自己这边发动的战争是正义的即可。

可千万别对地渊妖物手下留情。

对于上层,则公开了妖王们大都不在地渊坐镇的消息。

并草草划分了地渊的其它利益。

甭管这消息的真假,既然元老会都发声支持了,出动的合体期战力更是多达百余位!

各支那些哪怕一头雾水、仍旧迟疑不定的圣阶长老,也只能硬着头皮跟着上了。

于是。

对于地渊的全面战争,正式开启。

所有的黑暗妖物,如原时间线上那般,只需:斩尽杀绝!一个不留!

...

地渊某处裂缝入口。

一具灵侍傀儡,眼中原本没有丝毫波动的眸光,逐渐开始颤动,开始明亮。

“果然还是来了!”

它的视野内。

万里灰雾区之外,骤然升起数百道各色灵光交织的巨大光团。

这些巨大的光团内,是一头头狰狞的巨禽。

此时裹挟磅礴灵压径直朝这边压来,像是一颗颗彗星。

更像是一片砸来的彗星群!

其后紧随着漫天犹如流星雨的流光。

比任何交汇的线条都要炫丽。

“真美啊!”

说完这句,灵侍傀儡眸中的光彩暗澹了下去。

它的核心跟重要关节均被早先设定的灵纹损毁,眼下已然成为了一堆破铜烂铁。

“为圣子圣主们报仇!”

“为了飞灵的荣誉...”

“杀!”

“地渊妖物,统统死来!”

这一日,被后世重新扎根地渊的那几脉,称作为地渊“灾难日”。

选择跟着某人去冥河之地暂时落足的他们,再度回归这片土地之时,为早年的睿智庆幸了许久许久。

个体战力至少都是元婴期、总兵力多达数十万的飞灵族精锐军团,所过之处,摧枯拉朽!

堪称所向披靡!

第一层,数十路大军分开扫荡,两天便清理完毕。

第二层,多路大军开始汇合...

一直到第四层,都没有半点像样的抵抗力量!

“更深处果然存在一片冥河空间。”

作为一支舰队的指挥官,三名合体后期的飞灵族高层各自交换了一个眼神,其中一人把自己手中生擒的炼虚期妖物一把焚成了灰尽。

只留晶核。

另外两人倒是保留了各自手中擒拿的两头化神期妖物的尸身。

“跟之前的情况一样。

化神期妖物对于最下边那两层一无所知,只有炼虚期方才知晓一些事情。”

“可惜,他们脑子里存在某种厉害的誓言约束,咱们搜魂也获取不了相关的情报。”

这是三人甚为遗憾的。

“没有这道誓言,那才不可信呀。”

三人相视一笑。

“动作得快点了,快些追上匈老等另外两支队伍,不能让他们专美于前。”

“是极是极。”

身后,是炼狱。

是战火。

是哭嚎与哀求。

是元婴期、化神期、炼虚期的军团组合,对于地渊一个个筑基期或结丹期的族群的无情屠戮!

从此,地渊将是他们飞灵族的!

这些地渊的中低阶妖物也配占据这块宝地?

而各支当中,天鹏族杀的最欢。

他们,恨透了地渊。

恨透了罗睺。

数万年前,两位当时的老祖若非探索这里遭受未知的重创,不久后相继离世,他们天鹏一脉岂会衰落至如今这等末流小族的地步?

当年的他们,才是飞灵七十二支的领袖啊!

说来,此时的天鹏一脉在地渊的常规驻军,还不知自家族地发生的变故呢。

“杀!”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