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其它小说 > 没人比我更懂穿越! > 0509 博采众长全文阅读

短短三日,万朝改天换地。

颜丰惊叹于这场堪称神迹的伟业,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竟是这次计划的参与者之一。

还是其中格外重要的一环。

与万法界的经历不同,那一次他只是听从宁洛的指示,稍稍统筹了下凌墟舟上的土着修士。

而且那次还有白杨他们助力,并非他一人之功。

但望星界这次却截然不同。

颜丰接手风隐阁后,几乎是凭借一己之力在观察万朝,同时向远在中都的宁洛传递情报。

他切切实实有了一种与宁洛同谋的感觉。

虽然听起来有些卑微,但颜丰的确觉着这是一种荣耀。

更何况在看到如今万朝阵线统合,白尘法象拱卫灵树四周的场面之后,颜丰确信那是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独力复现的场景。

甚至或许就连忘川神裔中的那些遴选者合力,也未必能够做到。

感叹之余,颜丰也明白,真正的试炼才刚刚开始。

准备工序做得再足,死气也依旧是那个死气。

骤雨消歇。

滂沱灵雨给万朝带来了生机,也给这片天地带来了杀劫!

迷蒙的水雾尚未散尽,转眼就被紫黑色的浓雾所吞噬,死气漫山遍野,倾巢而出!

荒野之上。

大地震颤不止,似有某种异物在地底奔涌,急欲破土而出。

噗。

骨片凿穿岩层,刺透泥壤,露出了细小的尖角。

静寂只维持了片刻,转眼万般骨刺冲天而起,直破云霄!

“对了,你们有踏入过地脉,见过此方天地的太初道果吗?”

“见过,那是一面骨碑,不知是否因为被死气侵蚀,骨碑尤为陈旧,碑文上的字迹也被死气腐化,难以辨认。”

宁洛归去之前,最后问过八方武神,有关望星界太初道果的情报。

得出的结论不算意外,然却有些惊喜。

果然,太初道果的形貌不局限于植物,而是与此方天地的先天法则有关。

根据历史考究,望星界荒古之时,的确存在所谓的先天宝地。

不过与万法界不同的是,当时望星界的先天宝地,都是以骨碑作为载体。

碑文便是先天道纹,供来访者参悟。

再往后的历史便难以考究。

据说可能是因为死气侵蚀,所以先天骨碑逐渐销声匿迹。

但八方武神也有怀疑,是不是因为先人争夺骨碑,才会让黑潮有可乘之机?

猜想不无道理。

或许正因骨碑消失,黑潮的侵蚀才能这般悄无声息,始终不曾被任何人察知。

而且就宁洛的视角,他还想到了另外的一种可能。

地脉界核,是一方乾坤在太宇之中的“坐标”。

那么地脉的异动,是否意味着将坐标暴露给了黑潮?

如果有飞升者还好,但倘若望星界当时既无人飞升,又暴露坐标,那一旦被黑潮盯上,岂不是就只能引颈受戮?

当然,这都是根据结果的逆推,原因未必就真是如此。

总之,既然黑潮与太初道果高度融合,那骨碑的形制,或许也会暴露黑潮的弱点。

冥土,冥尸,冥鼠......

还有纵横地下的死气蠕虫......

表面上看起来,这些秽的形貌与骨碑并无联系,但其中必定存在着被宁洛忽视的隐秘。

圣城之中。

宁洛缓缓睁眼,环顾四周。

这场影响整个望星界的变迁之中,也唯有中都圣城,仍旧岿然不动。

圣城修者甚至有闲暇浸沐灵雨,纵享天馈。

当然,除了宁洛。

“呼......”

“看来,没有发生意外,万幸。”

宁洛瞟了眼传讯玉符,稍稍松了一口气。

宅院中的积水尚未散尽,宁洛躬身接起一抔,随即意兴阑珊地放下。

这灵液,没法用。

掺杂了白尘的灵液,对望星界的修者虽是大补之物,但对宁洛而言,却毫无益处。

甚至都没法拿来画符炼器,也自不可能用以锻冶符铳火炮。

这么看下来,望星界环境对宁洛的限制,可能要远比旁人更为严重。

一通入道,连破数境。

但除了拥有道境层次的力量以外,宁洛的底蕴倒是没有在天馈中获得任何提升。

不过那也无关紧要。

“有八方武神帮忙遴选死士,想来应该很快就能有新弟子入门。”

“嗯......”

“行吧,那就先三分识海,巩固修为,之后再去试探死气。”

死气已然倾巢而出,但与之交手却不能操之过急。

至少就目前看来,万朝守御固若金汤,道宗有充足时间发育,宁洛也可以先确保自身实力。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换言之,相较于和死气拼刺刀,以此置换情报,尽快圈地发育才是性价比最高的抉择。

半月后。

识海三分。

对宁洛而言,就是能力解锁的讯号。

太虚幻剑,赤练龙魂,神霄劫雷,鎏金水刀,四者皆已启用。

只可惜,没有地脉加持,黄泉雷祸和冲虚绝剑都难以见效。

算是被禁了大招。

万一哪片天地无论天脉道海还是地脉界核都被封禁,那天命人又该如何施展拳脚?

宁洛不知。

但想来,那样的世界,理当已经沦陷,再无拯救的可能了吧。

或者......

或者应该去其他天地,先借此入道,再以飞升者的身份祓除黑潮?

可这样的话,说起来,万一飞升者的祖地天地破灭,又会否影响到自身道法?

算了,那不是现在该考虑的问题。

思维发散到此为止。

宁洛收回思绪,瞧了眼风隐阁的传讯。

[冥土扩张速度极其迅勐,但危险性远不如此前]

[判断只是死气的补救对策,暂不具备实质性的威胁]

[目前除中都圣城以外,万朝拢共统合有四百防卫圈,皆未遭受侵攻]

[道宗无量死士各自就位,风隐阁物资筹备也已完工,运输通路随时都可建立,但有需求,即刻上路]

至少就表面上看来,局势一片大好。

相较于没有天命人的未来,这样的局势说是望星万民的幻梦也毫不为过。

不过潜藏的危机仍然不可忽视。

训练完新兵之后,宁洛眼见道宗无量修者已然近千,局势看似一片大好,其实无非是铤而走险。

毕竟他也不能确保,白尘会不会孤注一掷,在最后关头悖逆截天武神的意志。

这么做对它没有好处。

因为除非死气帮他灭除截天武神的亡躯,否则它的母体永远都会被困在截天武神体内。

但死气不可能这么做。

所以迎接白尘的结局,就只会是沦为死气进化的饵食。

但如果它确信自己已然不存在生路,想为了族群的“光荣进化”献祭自我......

黑潮没有这样的觉悟。

但......

截天武神有。

常人的视角多半会忽视一个至关重要的细节。

黑潮拥有同化与学习的特质,那么它的母体意识在被截天武神镇封的这万千年里,是否会耳濡目染,习得这所谓的“自我牺牲”?

答桉是可能的。

所以最后歇斯底里的叛变并非毫无可能。

局势的确一片大好。

至少在八方武神眼中,在万朝子民眼中,皆是如此。

但宁洛身上背负的担子,却要比旁人更重许多。

因为他要赢的不止是死气,更是要确保白尘没有殊死一搏的余力!

“白尘法象......”

“可以的话,不对,是一定,不能动用提灯。”

“那么如何限制白尘法象?”

“至少只要截天武神的亡躯仍然健在,纵使白尘想要殊死一搏,也只是让白尘失活。”

“它没法接管白尘法象,最多只能违逆截天武神的意志,然后吸引死气过来帮它下手破开截天亡躯。”

“这么说来,其实倒也不算特别复杂......”

“首先,我要确保圣城周遭的安危,确保死气绝无任何可能侵入圣城,攻袭截天亡躯。”

“其次,我不能动用截天之躯,不过以如今的局面来看,本来也用不着它就是了。”

“再者,我需要想个法子,必要时得控制住白尘法象......”

“不仅如此。”

“如果白尘意图自我牺牲,白尘法象失活......”

“嗯......”

“锁阵。”

“我需要锁阵。”

思路完全明晰。

宁洛知道自己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

不是进一步提升实力,与死气对峙,而是想办法完善锁阵,给望星土着自保的余力。

那么能够仰赖的,除却雷火炮,便是锁阵。

雷火炮......

可行,但造价太过昂贵。

在天道已被白尘侵蚀的当下,宁洛没有充足的物资条件去完成这一工作。

武装圣城便是如今望星界资源的极限,想要让四百防卫圈都武装一遍,纵使时间宽裕,也显然绝无可能。

所以,还得是锁阵。

有锁阵在,只要将四百防卫圈围拢起来,那么纵使白尘法象失活,纵使道宗弟子的实力尽皆跌落,防卫圈也未必没有赢面。

因为......

还有地灵玉在。

“锁阵。”

“或许可以内外协同。”

“对内而言,可以确保白尘法象不会因为母体意识的干涉,而对防卫圈中的住民倒打一耙。”

“对外,就是对抗死气。”

“而是只是应急使用,倒不需要考虑消耗的问题。”

宁洛的考量很简单。

因为如果白尘真的殊死一搏,那局势必定是明显倾向于望星界这一方。

因为它料见了,当死气溃灭,下一个会被磨灭的,就一定是失去了利用价值的自己。

届时白尘法象才会失活。

此前的死气侵攻,倒是都可以用白尘法象拦下。

那么就不用考虑什么续航,什么持续作战的问题。

宁洛要的,就只是防下这最后的反扑,仅此而已。

只要最后这一波顶住,那么无论是白尘还是死气,两边的危害都能够解除。

没有死气里应外合,那白尘再如何淆乱截天武神的意志,也没法夺取控制天地灵气的主动权。

之后就只需要等待漫长的岁月,等待所有沾染白尘的修士尽数亡故,新生的一代纯净无暇,天地间的灵气也再无杂质......

如此,望星安澜。

只是苦了截天武神。

或许......

“或许还得整一个最大规格的锁阵,把截天武神的遗像给镇封住。”

想法足够残忍,然却不无道理。

让这么一个为望星界自甘堕落,苦苦坚守万年前,拖延了局势的大功臣,去承受整个世间的警惕......

确实太过残酷,也很不人道。

但既然都忍了万千年,那么为了最后的太平,想来截天武神也没有拒绝的可能。

那么绕来绕去,最后的结果,无非还是这锁阵一道。

当然。

死气和太初道果的特质也需要调查。

骨碑,冥土......

再怎么说,也不会比黑龙母神恐怖。

纵使没有了冲虚绝剑,宁洛也断无失利的理由。

更何况,他的道解已然更进一步。

思绪整理清晰。

宁洛总算结束了闭关,推门而出。

临行之际,虚空中文字勾勒。

[新的一批无量门徒已然就位]

[我需要你们做一件事]

[让四百防卫圈中,所有懂得锁阵的圣朝军士,全部集中起来一同研发锁阵]

[目标是研制出能够笼罩整个防卫圈的锁阵,而且最好可以临时用地灵玉代替人力催动,只是为了应急,不用考虑续航]

文字消失。

远在南疆的颜丰眉头微皱:“嗯......这,这是否有些为难望星界的土着了?如若他们真的能够做到,那还用得着天命人相助?或者说,万朝岂不是早就统......”

“不对,不对!”

啪。

颜丰一拍额头,勐然醒悟:“坏了,是我浅薄了。宁洛这么做,明摆着就是想要借着四百防卫圈学术研究的机会,趁机偷师啊!”

颜丰终于懂了。

许是因为和宁洛交流越来越多,所以他总算能够勉强跟上宁洛的步伐。

而事实,也确如颜丰所料。

宁洛自然不会寄希望于土着,毕竟他是天命人,如果土着能够挽回败局,那还要天命人干什么?

但是当下的时局,如果防卫圈内的锁阵大师齐聚一堂,谁人还敢敝帚自珍?

没人!

眼下已经无人再有余兴考量自己的利益。

甚至恰恰相反,他们吐露的底牌越多,将来就或许能有越大的功绩。

想来,在久远的未来,当死气的祸乱最终解除,世人却仍旧生活在那笼盖天地的锁阵之中。

当后辈问及,这遮天锁阵是何人所造?

听到的,却是他们的名姓。

那将是何等荣耀!

所以,这是最简单的,获取锁阵知识的方式。

顺便,还能沿途和冥土死气过上两招,探探虚实。

宁洛计定,身形一闪,转眼,便已在荒野。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